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lxfryl的博客

一个退休了的,还不算老的老人的消闲空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学生时代,无限热爱毛主席,狂热地参加文化大革命,但没迫害过人。下乡当农民,曾被埋在菜窖里,曾在卡车上被电线把下巴撸掉一层皮,但没有死。回城当炼钢工人,身上三处骨折,多次被烫伤,但未落下残疾和疤痕。写过小说,当过记者,但无一令自己满意的作品。做了20年国家公务员,没跑过官,没坑害过老百姓,没大富大贵,但落下了个好名声。这就是我,一个历经磨难,却无怨无悔无愧的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新疆旅游花絮  

2014-10-29 12:45:08|  分类: 五味人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 

    从新疆旅游回来已经一个月了,临行前本来说好,一回来就要向这里的朋友们汇报出行情况,可我现在太懒,回来后旅游时拍的照片一直也没有整理。昨天我开始在QQ空间中发了一部分照片,今天也到这里把照片发在相册中。本来还要写点什么,可是手懒思想更懒,真不知道该写点什么?那就把回来后在QQ空间中写给我同学们看的一篇日志移到这里来,我想这里的朋友们多少也可从中了解到一些情况。至于其他,就请朋友们到相册中去看我拍的照片,后面的我还会陆续发在相册中。


新疆旅游花絮

 

    旅游回来,有同学要看照片,有同学要看《游记》。我看到照片硕为已经发了许多,并且边发边作说明,基本上反映出了我们这次出游的情况。那么,我该做点什么呢?写《游记》吗?说心里话,我真不太会写游记。于是,我决定把这次出游中一些有趣的事写出来,让关心我们这次出行的同学们多少分享到一些我们的欢乐。

 

谢旅长和他的属下

 

谢旅长非《林海雪原》中的谢文东,乃我们这个旅行团的领队谢志英也。本来从这个团组建时起,他就被大家尊称为团长了。可这个团长官瘾太大,一踏上新疆的土地,就在汽车上提出要当旅长。既然是旅行团的头,官名取前一字或末一字也都不差,况且是“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”,谁还不愿意自己所在的单位“机构升格”呢?于是,团长升旅长得到了大家的一致拥护。说实在的,这位以往出去旅行时被导游称为“谢阿姨”的旅行家,这次组建了自己的团,想当什么官,那还不是自己说了算?

谢旅长当团长时,就封了一些官。主要是联络部长李硕为及助理雷光,负责各景点买票等联络事宜;后勤部长张万茹及助理张英华,负责旅游期间的伙食安排,为大家购买路上的水果零食等。这些官员随着谢旅长的高升,级别自然也要水涨船高,结果是大家的积极性被充分调动了起来,每个人都努力做好份内的工作。尤其是后勤部长助理张英华,为了做好工作,“内举不避亲”还把自己的丈夫提拔为部长助理协理,这位“协理”工作更是认真负责,承担起了购买食品的搬运、保管、分发等工作。他吃苦耐劳、任劳任怨的工作作风,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评!

新疆旅游花絮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       不过,官场仕途上也不是人人都一帆风顺,这不,联络部李部长在第一次算账时,竟然出了一千多元的亏空!害得团内几位“五零后女青年”帮他算了一个多小时,才把账目搞平。于是,谢旅长“挥泪斩马谡”,立马将他的爱将免职,收回了景点门票账目的管理权。由于谢旅长在这一工作上大权独揽,雷光也失去了助理的职位。其实,出现这样的问题,只能怪谢旅长用人不当。应该说李部长工作并不是不认真,但作为团内的首席摄影师,他怎么会把心思全都用在那些鸡毛蒜皮的小钱儿上呢?

 

       

 

一说酒馕,也许很多人都立即会想到“饭袋”二字,这里请大家注意那个“馕”字,那并非是“酒囊饭袋”的囊。这里我说的酒馕,并非是一个词组,而是两个单一的名词。馕是一种烤制的面饼,在新疆是最常见的主食,这恐怕大家都会知道。至于酒,那更不用解释了。可我为什么要把这两种东西放在一起说呢?这是因为这两种东西,是我们这次旅游期间消费掉最多的东西。

新疆旅游花絮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        在去时的火车上,我曾调侃说,我们这团里有四个酒鬼,当时我“骄傲”地把自己也算成了一个。但一路走下来,我见识了另三位与酒的亲密度,于是不得不承认,我充其量只能算是个小半拉子。那么,三个半酒鬼这一路喝了多少酒呢?我听酒头立仁说,一共是45斤,而且都是高度的。除了我这小半拉子外,那三位是每天午餐和晚餐必喝。我们这一路大多午餐都在车上吃,这三位也就只能在车上喝。立仁开喝最早,他慢斟慢饮,喝完酒基本上不吃主食。而志英喝酒喝得快,喝完了话匣子立即打开。后来他见大家笑他,就忍着不说。于是就有人挑逗着让他说,他禁不住挑逗,就又口若悬河地说起来。这样,车内立即充满了欢声笑语!
        说到在车上吃饭,那就要说到馕了。这馕可真是好东西,它经过特殊工艺烤制,存放十几天也不会变质。因为很多去过新疆的人都向我们介绍,说新疆旅游大部分时间在汽车里,让我们多备些馕在路上吃。而到乌鲁木齐的当天,我们一些人品尝了馕后觉得很好吃,几位负责后勤工作的同志就去定做了一些馕。定做了多少呢?60个!这样,旅游的前几天,我们在汽车上的午餐,基本上就是吃馕了。直到有同学提出抗议说,自己的肚子已经变成了馕肚子,这才让负责办伙食的同学又去采购了一些别的主食。……

 

两人次跌跤让“青年人”找到平衡

 

      跌跤是失去平衡,怎么会让人找到平衡呢?这是因为跌跤的是一类人,而找到平衡的是另一类人,并且这里说的找到平衡,是找到了心理上的平衡。

   我们这个团是一个老中青三结合的团。听我这样说又会有人说:全都六十多岁了,哪里还会有“中”和“青”?你还别说,新疆的旅游市场是不承认60岁为老年人的。各个旅游点都是七十周岁以上免门票;六十五岁以上不满七十周岁门票半价,而六十五岁以下的就不享受任何优惠了。所以依照新疆的规矩,我们团就分成了三个档次,那就是两位免票的老年(我的姐姐和姐夫);两位半票的中年(我和立仁);而剩下的就都是“青年”了。

   我原以为我和立仁享受个半价门票不会招致妒嫉,后来我和立仁都摔了斤斗,于是就有人“幸灾乐祸”,说我俩享受了优待,所以才摔了斤斗。由此我看到了“世情的险恶”,原来对我和立仁享受的待遇他们早就眼热了!

   立仁是先于我一天跌的跤,他是在喀纳斯湖下台阶时,不注意看路,一脚踩空跪在了地上,以致磕伤了膝盖。好在这伤只影响了他当天的游玩,而没有影响到他后来的行程。

    可能是因为去年“四人帮”游川陕时,我就已经比别人多占了便宜的缘故吧?这次一块儿“报应”,让我的斤斗比立仁跌得要重得多!

    那天在白哈巴对着哈萨克斯坦方向拍照,我为找个好角度,就从一个斜坡上往下走了两步,哪曾想这斜坡上布满的碎

新疆旅游花絮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石被我蹬得滑落了,我收不住脚,就顺着斜坡跑了下去。坡很陡,我越跑越快,也越来越感到我的腿脚已经跟不上身体的惯性。眼看再有四五步就会跑到安全地带时,我终于支持不住,脚下一跘,身子凌空飞了出去。我在山坡上滚了几滚就趴在那里不动了。老伴儿以为我摔死了,急忙过来察看。我听到她的大呼小叫,怕吓坏她,忍着身上的剧痛爬了起来。爬起来后,我的第一反应是觉得很丢人,第二反应就是怕相机摔坏。要知道那相机上挂的镜头可是晓宇借给我的啊!于是我故做镇静地举起相机,对着哈萨克斯坦方向按了几下快门。这一是要看看相机坏没坏?二是要拿出没事儿的样子来找回一点颜面。(我知道,死要面子活受罪,是我到死也改不了的毛病!)那么,我究竟摔得怎样呢?这我自己知道就行了。
        旅游回来的第二天,龚玲和庆辉等同学为我们接风洗尘。席间有同学说:两个享受了半价门票的,都摔了跤。听了这话,我心中暗想:看来我们的斤斗没白摔,这毕竟让没享受到优惠待遇的年轻人找到了心理上的平衡。可我又想:如果我用我省下的门票钱,甚至拿出我的全部积蓄来换你们那三四年的宝贵年华,你愿意吗?哈哈!六十三岁的小青年,为你们的年轻骄傲吧!

 

三十里路强行军


      这次旅游,最可笑,或许也是最让当事者骄傲的事情,是又一个“四人帮”用三个小时走了近三十里路。而这四人中除领队外,有一人每天靠吃药控制心脏早搏;有一人拖着一条伤腿;还有一人穿着一双沉重的厚底大皮鞋。

        在新疆的后几天,旅游景点安排相对少些,所以时间也就宽松了许多。923日,我们中午就抵达了塔里木胡杨林公园,按照司机的安排,我们可以在这个公园中玩到三点半。两点多钟时,我们来到了景区小火车的车站。乘小火车走一圈票价100元,如果只到第一站观景台,票价是20元。这些天来,我们天天乘车,在景区内也总要乘区间车,很少有自由拍照的机会。这天时间如此宽裕,我们哪里会乘小火车呢?于是我和老伴儿及雷光在谢旅长的带领下,沿小火车的路轨开始了我们的“长征”。

        走到观景台我们只用了大约五分钟,我们想:20元票价才走这么远,那100元也不会远到哪去(其实这20元主要是登观景台的)。于是我们继续前行。大约走了半小时左右时,谢旅长征求我们的意见,问是不是从原路返回?我当时见前面不远有一个放羊的老头,就提议到前面问问他,看往前走近还是往回走近?我真没想到我这主意会害大家吃了那么多苦头!当我们发现那牧羊老头完全听不懂我们的话时,正好有一年轻人从对面走过来,就又去问那年轻人。这年轻人倒是很痛快,听了我们的问话,立即微笑着把手指向了我们行进的前方。后来我们分析,他也是一样听不懂我们的话,但他是不懂装懂,以为我们是问他小火车行进的方向。

        我们沿着铁路前行,因为心里没底,所以一直不敢放松脚步。距离司机要求我们上车的时间越来越近,可那铁路却根本看不到尽头。谢旅长一直在鼓励大家,反反复复地说:“转过前面那个弯就到了”,可我知道,那太阳一直晒着我的右肩,我们根本还没有向回折返。踩着路基上的碎石前行,不要提有多么艰难?渐渐地,谢旅长不再说话,只是闷着头在前面走。而从那一次问路后,我们再也没有见到一个人,根本无从知晓我们还得走多久?

新疆旅游花絮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
         终于,我们的前方出现了一处建筑物,走到近前一看,一座废墟的旁边立着一个木牌,上面写着“七号站”。于是我向大家喊话说:“同志们:我们已经到达七号站,前面就是八号站!”。这时,谢旅长已经接了好几个电话,其他的同学早已经在车上等我们。我知道,此时旅长的心情一定非常焦急,看着匆匆走在前面那瘦弱的身影,我们也不敢怠慢,只有咬牙坚持着。“同志们:已经到达八号站,前面就是九号站!”当我再次以为这样的幽默会让大家轻松一下时,老伴儿却只是报以一丝苦笑!这时,反倒是雷光的一句幽默,让我们轻松了一下。行进中,我们曾路过一处棉田,老伴儿和雷光都摘了一个棉桃。当老伴儿看到雷光手里的棉桃不见了,问他哪里去了时,雷光说:“扔了!”,“为什么扔了?”雷光答曰:“远道无轻载!”。
        1715,我们终于完成了3个小时的沿铁路环游。一位少数民族的老人,看到我们后,把手在空中划了一个圈,意思是问:“你们走了一圈?”然后他又伸出了大姆指,表示了对我们的佩服。而那些焦急等待我们的同学们,丝毫也没有责怪我们。他们亲切的问讯,让我的感到疲劳顿消,更感到心里暖暖的!
        好了,就拉拉杂杂地说到这儿吧。在我看来,我们的这次出游,精彩之处既不在欣赏美景,也不在品尝美食。而非凡的意义在于我们同学间、亲友间的亲密结合,在于我们一路上的欢声笑语。这样难得的亲情友情的大融合,应该是我们难得的人生经历。我不知道我们的队友是否会这样看?更不知道其他同学们是否也会这样看?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6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