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lxfryl的博客

一个退休了的,还不算老的老人的消闲空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学生时代,无限热爱毛主席,狂热地参加文化大革命,但没迫害过人。下乡当农民,曾被埋在菜窖里,曾在卡车上被电线把下巴撸掉一层皮,但没有死。回城当炼钢工人,身上三处骨折,多次被烫伤,但未落下残疾和疤痕。写过小说,当过记者,但无一令自己满意的作品。做了20年国家公务员,没跑过官,没坑害过老百姓,没大富大贵,但落下了个好名声。这就是我,一个历经磨难,却无怨无悔无愧的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乘车让坐的有感而发  

2010-05-15 10:53:22|  分类: 四维空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乘车让坐的有感而发

 

 昨天出去办事,与老伴跑了许多路。回来时感到两腿发酸,就与老伴决定坐公交时一定要有坐再上。在公交车的起点站,我们等了二十多分钟,直到发第四辆车时才有座位。

 出门时没看天气预报,没想到这气温竟会突然回升了七八度。因为是没有减衣服,所以跑路加出汗让人感到身子发虚。上车后终于坐下了,车一开,窗外凉风吹来,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。可是,刚过了一站地,老伴就用胳膊肘拐我,示意我往前门看。我向前看去,只见一白发苍苍的老太太,吃力地抓着座椅靠背站在那里打晃。我想也没想就站了起来,喊那老人过来,将座位让给了她。老人今年八十二岁,我这六十多岁的人给八十多的人让座是在情理之中,可看到那些年轻人心安理得地坐在那里,我心中还是感到有些不平。

 今天早上,我又想起了这件事。是我为没有坐到座位而委屈,而耿耿于怀吗?不是!我所以还在想这件事,是我在为我们的下一代担忧,是我在为我们现在的教育担忧,更为年轻一代人的未来担忧。我真不知道当这个社会完全失去公德,没有彼此关爱的时候人们该怎样生活?

 前不久我在外邦人一篇涉及计划生育的文章后写评说:“……正是一个杨支柱的同仁说过,他在公交车上从不给老年人让坐,因为公交车上所以人多,都是这些老年人造成的,他们站着,是应得的惩罚。由此我们不难看出,那些所谓的人权斗士们所要争取的,不过是他们的私利而已,他们的冠冕堂皇其实是最令人不齿的!”这评论当时是针对那些反对计划生育的民主和人权斗士们说的。当时,我一时想不起发表这种议论的人的名字,也不记得他的原话。今天,我又想起这些,并且想起这是那个带头反于丹的“青年学者” 徐晋如的观点,于是就找出了这一段屁话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我为什么不给老人让座

 我认为,恩怨分明不但是一个人的基本原则,也体现出了理性的光芒。如果我们在做每一件事情之前都能够用理智去思考,我们就不会造成太大的错误。在我挤公共汽车的时候,我从来不给老人让座。这是因为,我们之所以不得不忍受公共场合的拥挤与嘈杂,正是现在的老人在他们年轻的时候所造下的孽。当年,他们由于愚昧和无知给我们造成了沉重的人口负担,现在他们精力衰退了,身体不行了,正应该接受大自然的惩罚,除非确知这位老人无子女或者仅有一个孩子,我不会给他让座。我的这一选择其实体现了伦理学上的一个重要问题,即什么是善,我们又为什么行善的问题。我发现,人们所认为是善的东西,基本上基于这样一种假设:人都是一样的,所以我也可能遭遇你的苦难,因此我对你行善其实是为了将来别人也对我行善。此所谓“人人为我,我为人人”也。我无法认同这一观念,我以为“人都是一样的”这个前提本身就是荒谬的。我认为,不同阶级的人都会有不同的善恶标准,而对我来说,坚持理性的立场是第一义的善。

 这里我不想对徐的话发表意见,因为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,都会对这样荒谬的屁话嗤之以鼻。我只想说的是,为什么在我们这个社会中会出现于杰、徐晋如、“范跑跑”之类的所谓“学者”和“精英”?他们不正是我们名牌大学中培养出的“人才”吗?我想,我只要了一个孩子,我不该为中国“沉重的人口负担”负责,我也没有替前辈们“造下的孽”接受惩罚和埋单的意识。我所以给比我老的老人让坐,是因为我接受过那样的教育。而现在的年轻人,他们不愿为别人付出,并且还会振振有词地为自己的自私自利辩解,不也正是因为他们接受了与我们完全不同的教育吗?

 说到徐晋如,我同时想到了他对岳飞的评价。前不久我与哥哥闲谈时,哥哥说:“咱们小时候最崇敬的历史人物是岳飞,可现在不知为什么不再提岳飞,书店里关于他的书也一本都没有?”我说:“现在岳飞已经被一些人说成是‘统治阶级的忠实奴才和走狗’,是‘破坏民族团结的打手和急先锋’了!”其实,有人否定岳飞并不奇怪,因为他们的人生观、价值观决定了他们的立场和观点。但最让人不解的是,他们这些观点,竟然会左右我们那些“主流”的政治家、教育家、历史学家们!会左右我们党和国家负责这方面工作的官员们!

 崇尚什么?排斥什么?决定着一个社会的发展方向,也决定着人类的前途和命运。我们现在的教育存在着很多弊端,有人说是体制问题,可我觉得根本上还是价值取向的问题。我认为:培养什么人的问题,是当前教育最需急迫解决的问题!这一问题解决不好,我们的教育必然要走向歧途,必然是失败的教育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5)| 评论(2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