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lxfryl的博客

一个退休了的,还不算老的老人的消闲空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学生时代,无限热爱毛主席,狂热地参加文化大革命,但没迫害过人。下乡当农民,曾被埋在菜窖里,曾在卡车上被电线把下巴撸掉一层皮,但没有死。回城当炼钢工人,身上三处骨折,多次被烫伤,但未落下残疾和疤痕。写过小说,当过记者,但无一令自己满意的作品。做了20年国家公务员,没跑过官,没坑害过老百姓,没大富大贵,但落下了个好名声。这就是我,一个历经磨难,却无怨无悔无愧的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不想改变自己  

2010-04-02 09:24:47|  分类: 六弦琴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不想改变自己

 

 一位朋友通过博客对我有了一些了解,看我又倔又蠢的样子很可怜,就劝我不要“一味追求严谨”,要学学她的“马虎粗糙”。对这位朋友的关心我很感激,但对她的意见我却不能采纳。因为现实生活中,我的“马虎粗糙”已经让家人难以容忍,如果我再“马虎粗糙”一些,恐怕就要被老伴给炒鱿鱼了!

 我是个粗人,可既然是来作博,就想做一个文人。因为是粗人又想当文人,结果就表现出了“一味追求严谨”的架势。

 我的“一味追求严谨”都有哪能些表现呢?从朋友们的反映中我可以意识到这样两点:其一是总想把话说明白点,而表达能力又太差,结果是文章写得又臭又长,常惹得朋友们心烦;其二是总想“面面俱到”,而用词又不能达意,造成不应有的误会,常常惹朋友们生气。

 我的《写给初次登门的客人》一文最后有一句话:“我是很爱交朋友的,不管是年长的还是年少的,除去那些目的明显不纯的,我都愿意结识!”。这里,我为什么带上了一句 “除去目的明显不纯的”呢?那是因为我刚建博时,博客上的环境很差。就在我写这一篇时,正好有网名为“紫色内衣”和“午夜妹妹”的要加我为友,于是我就顺便说了那样一句。曾有一位年轻朋友看完这一篇后评论说:“来的都是客,朋友需要以诚相待。”我当时知道这位朋友一定是对这一句产生了误会,本想解释一下,但因有事岔了过去。最近又有朋友评论说:“‘除去……’—句或有败笔之嫌,是一不和谐音符?对初次登门的客人不很友好。”这才引起了我的重视,于是我在评论回复中对为什么这样说做了解释。现在,我再认真考虑这件事,才意识到这句话的确不该放在那里说,那的确是一处败笔。那么,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败笔呢?这可能就是我的“面面俱到”和“一味追求严谨”造成的吧?所以,现在我决定要删去那句话。

 怎么会想起说这件事呢?因为我这个貌似“严谨”,而实际上“马虎粗糙”的人,最近差点“交”了一个不想交的“朋友”。那天,我在信息中见到一个加友邀请,就不假思索地点击了“接受”。第二天,我去拜访这位新“朋友”,见到的场面让我大吃一惊!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一个赤裸的汉子,再看他的“好友”榜,上面也有几位一丝不挂的男人。而特别让我感到脸红的是,不老草的图标竟也位列其中。我急忙回到自己的博客上删掉了这个“朋友”。我不知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博客?只是感觉那博客与同性恋有关,虽然我并不想贬低和排斥同性恋者,但我却也不想与之为伍。

 那个博客中的访问者不多,我仅仅见到了一条留言:“看望朋友,晚上好!”。让我惊讶的是,这条“留言”竟是一个我非常熟识的朋友发出的。出于对朋友负责,我赶紧给那位朋友发了一条信息,询问他是否了解那个博客?那位朋友回复我说,对那个博客根本就没有印象。我估计我那朋友一定是和我一样,随意接受了加友请求。因为是让那博客的博主上了自己的好友名单,所以在群发问候时发出了那一条留言。于是,我这个爱管闲事的老倔头,竟然冒窥视别人隐私之嫌,分别到两个博客中去搜索对方的好友,结果是两人的好友名单中都有对方的名字。我将我侦察的结果和我的想法告诉了我那位朋友,可他却很不以为然地表示,他每天忙于写文章,无暇顾及这些。哈哈!有的朋友看到这里一定会笑话我说:“又犯蠢了不是?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,你何必那样认真?”。但我却并不后悔,因为我不过是以自己的行为准则行事,既然是己所不欲,提醒一下朋友也是应该的。

 我不想改变自己,即使是在这个虚拟的世界中,我也不想虚拟自己。清清白白做人,认认真真写文,不管是在现实中,还是在博客中,我都该如此。博客中我有时也会调笑取闹,但无论是写文还是写评,我决不说违心的话,也决不文过饰非。

 一位非常有见地的朋友对我说:“您被社会化了一辈子,却一直在拒绝被完全同化”。我回复说:“‘被社会化而且又拒绝被完全同化’,这种看法很有道理。其实严格地说,我是在我所为之说话的那个年代被社会化了的,而到了这个年代我就拒绝被同化了。我在世界观形成之前读书较多,我接受中国传统文化教育较深,古代那些仁人志士对我影响很大。后来学毛著、学雷锋、学焦裕禄等等,这些对我影响更深。我当过农民,当过工人,与普通百姓们的实际接触,更让我具备了他们的思想感情。惭愧得很,我实际上是一个按照毛泽东思想塑造出来的人。你想,这样的人怎么会接受当前社会的同化?这样的人在现时一定被人们认为很蠢,而他们也许总要自作聪明。没有办法,毛泽东批评那些顽固分子说,他们是要‘带着花岗岩脑袋去见上帝’,我想,我也许只能是带着花岗岩脑袋去见他老人家了。”是的,经常看我博文的朋友都知道,我在世界观形成之前,接受的是共产党的正统教育,接受的是如孟母、岳母一般的家庭教育,这种教育塑造出我这样一个人来,其实是不奇怪的。我的确是很顽固的,顽固到什么程度呢?我可以这样说,我是因为接受共产党的纲领和主张加入共产党的,我只承认这纲领和主张,即使是党变了,我都不会变!

 昨天见到一位朋友在我《一篇给同志们看的文章》后写了评论,就也去重读了自己的这篇文章。这是一篇多年前我在党校学习时的“作业”,因为都是一些过时的议论,所以我自己并不看好。在编辑“博文导读”时,我也没有将其纳入。可这次读时,却又引发了我无限的感慨。特别是读到那针对学校老师写的一段话时,我不禁哑然失笑。哈哈,老倔头真的是倔出了水平!请看这段文字:“……现在我们讲理论要创新,但这个创新必须站在党的立场上创新,而决不能脱离党的主张。当前我们理论界有一个十分危险的倾向,似乎只有离经叛道才是创新,讲西方讲美国才是真学问,而讲起社会主义则羞羞答答,吞吞吐吐。这一问题必须引起足够的重视!我们党的理论工作者首先要讲党性。如果不承认党的纲领和主张就退了党再去做学问,不要在堡垒内攻我们的堡垒。对这样的所谓学者我们党也要有个态度,最起码也不该再让他们给党员讲课。”怎么样?党校的学员,在作业中向老师发难,胆子够大吧?今天,我把这段文字放在这里,是要告诉我的朋友们:我这个人就是这样,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想怎么说就怎么说,只要是问心无愧,我是不顾及后果的。所以,劝我改变一下,随和一些的朋友应该知道,一个人已经这样了,他是不想也不可能改变的。

  昨天就想写这些,可听老伴说是愚人节,于是我就又上来了“严谨”劲儿。我觉得真话和实话是不能在愚人节这天说的,这一天说的话更会被人怀疑是假话,于是我就喊了一声“狼来了!”。这句“狼来了!”有没有其他的含意呢?这要看不同人的不同解读。不过,我写完以后,忽然意识到,管他是否言之有物?不管朋友们怎么看?博客小管那里我是可以记上一笔的。多写一些这样的东西,既省力又不耽误朋友的时间,而且还可能会提升我的博客等级,我何乐而不为呢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53)| 评论(2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