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lxfryl的博客

一个退休了的,还不算老的老人的消闲空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学生时代,无限热爱毛主席,狂热地参加文化大革命,但没迫害过人。下乡当农民,曾被埋在菜窖里,曾在卡车上被电线把下巴撸掉一层皮,但没有死。回城当炼钢工人,身上三处骨折,多次被烫伤,但未落下残疾和疤痕。写过小说,当过记者,但无一令自己满意的作品。做了20年国家公务员,没跑过官,没坑害过老百姓,没大富大贵,但落下了个好名声。这就是我,一个历经磨难,却无怨无悔无愧的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杜家和“杜娘家的小兰”  

2010-04-26 09:35:48|  分类: 五味人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杜家和“杜娘家的小兰”

 

“老舅,我是杜娘家的小兰!”。那天,博客中这样一条留言让我欣喜而又感动,它打开了我记忆的闸门,将我的思绪带回了四十年前,带回了我曾居住过的那条胡同,让我想起了那里的老邻居和许多难以忘怀的往事。

 我难以抑制自己,任凭思绪在键盘上驰骋,那一刻,我的思想不再懒惰,我竟忘记了博友们的告诫,又一次“絮叨”起来。可是,就在一篇足以考验博友们毅力的长文即将出笼时,我的电脑却首先失去了耐性,它竟然在最关键的时候“罢工”了!……

 今天,当我坐在新装的电脑前时,我不想再重写那篇文章。但是,看到小兰和她的女儿都在关注着我的博客,我就想,我还是应该为她们写一点什么?于是,我决定把其他的邻居们放一放,只写一下杜娘和杜娘家的小兰。

 上中学以后,我与邻居们的来往就很少了,而住在我家那条胡同西头的杜家是后搬来的,我更是不太熟悉。但未曾想到,竟然是一个孩子,我的小外甥女儿“介绍”我认识了这家人,并使我与之结下了不解的情缘。

 杜家大爷是一位退休了的老工人,并且还是位老党员、老劳模。而我家在当时算是一个“臭知识分子”家庭,父亲还是个老国民党员。这样的两家人,如没有特殊的机缘,是很难走到一起的。是那一年,三姐的小女儿要找人带,有人介绍了杜家大娘,这才使我们两家相识并相知的。

 杜大爷是位八级工匠,工资收入很高,加上退休后还回聘挣双薪,老两口过日子并不差钱。杜大娘所以要找个孩子带,完全是因为喜欢孩子,是为排遣老年人的孤寂。也正因为如此,我那小外甥女到了杜家,就成了老两口的掌上明珠。我现在还记得小外甥女在杜家学会的那两句童谣:“心肝子宝,金丝鸟,千年的香烟断不了”;“心肝子宝贝肉疙瘩,挣了洋钱给妈妈。”现在,当这些亲切的,带着浓浓天津腔的语句再一次萦回在我的脑际时,老人那慈祥的面容就又浮现在我的眼前。当年,外甥女儿那同样的天津腔让我们捧腹,而两首童谣都离不开“心肝”和“宝贝”,更让我们感受到了老人那浓浓的爱意!

 因为是放学后要为姐姐接孩子,所以,那时我每天都要与杜家大爷和大娘见面。每天晚上杜大爷喝酒时,外甥女都要陪在身旁。我有时去得早,外甥女不走,我就只能等待,这就让我更多了一些与大爷大娘的接触。与杜家大爷和大娘唠家常是件很快意的事情,他们的善良和朴实让我敬重,我也能够感受到,他们也非常喜欢我。

 后来,杜家的大姐对两位老人独居不放心,把女儿派来照顾他们的起居,这样我就又认识了小兰。小兰从小就聪明能干,她热情、开朗,长大一些后,就更加豪爽。她的那种热情奔放与我家人的呆板形成的反差,更让我们全家人都非常喜欢她。她虽然与我的老伴同年,但她刚到杜家时才上小学六年级,因为一开始她在我眼中就是个孩子,并且又称我为“老舅”,所以我们相处得无拘无束,非常融洽。

 我家住的那条胡同,街坊邻居大都是煤气公司工人和铁路员工,我家相对比较特殊。刚搬到那里住时,父亲曾因历史问题被管制过,后来虽然从大人到孩子都“人模人样”了,可父亲的“国民党大官”身份却是人人皆知的。但是,“文革”时我的父母不但没有被当成“活把子”“揪”出来批斗,相反,当时街道组织的“早请示,晚汇报”、“天天读”、跳“忠字舞”等活动,我家也无一人去参加。现在,回想起这些时,连我自己都感到很反常。为什么会是这样呢?我想,这可能既取决于我们全家人的好人缘,也取决于那些邻居们的纯朴和善良吧!

 那么,像我们这样的人家,一定会逃脱那“大革命”的冲击吗?不会的!幸运并没有始终伴随着我们!就在“文革”到了“大联合”和“三结合”时,厄运终于降临到了我家的头上,而这“堡垒”的缺口竟是在最意想不到的地方被打破的!是我那最老老实实,文革期间最没有“乱说乱动”的哥哥,在单位里出事了!那天,当哥哥脖子上挂着“现行反革命分子×××”的牌子,被一辆卡车拉着,到我家去抄家时,我们全家人才感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和心理上的巨大压力。(关于哥哥的事情,也许我以后会专门记述)

 当我在学校里得知哥哥单位人去我家抄家时,我几乎有天要塌下来的感觉。是啊!一个“老反革命”的家庭,如今又出了个“小反革命”,这还了得!我想,我与父母很可能都会被株连,因为父母的历史和我文革中的“积极”表现,都足以让人们联系到一起,让那些狂热的革命群众把我们“打翻在地,再踏上一只脚”!可是,当我回到家中,见到许多老邻居们在那里安慰着母亲,她们纷纷表示:哥哥是她们看着长大的,她们不相信哥哥会是 “现行反革命”。那时,我心中才踏实了一些。

 意想不到的是,那段时间,在邻里当中,我家不但没有被人们歧视和疏远,反而得到了更多的友善和关怀。那时,走在那条胡同里时,我见到的是关切和同情的目光,听到的是一声声问候:“你妈好吗?告诉你妈,心放宽一些”,每当听到这些时,我心中都感到暖暖的,这更让我感受到了那些“看着我长大”,曾给过我许多帮助的老邻居们无私的爱!这里,我当然更要提到小兰。在那段时间里,小兰天天都会到我家来,她向我们传递着邻居们对我家关切的讯息,也表达着自己的不平和对我们的声援。她那慷慨激昂的大嗓门,让我全家人受到鼓舞,也让我们在愁苦中得到了一些欢乐!

 与杜家人的交往,让我有许多温馨的,甚至想起来就激动不已的回忆,这是很难用言语表述的。我家在长春的所有人都下乡后,杜大娘家成了我在长春唯一落脚的地方。我每次路过长春都要去看望大爷和大娘,每一次都会受到热情的款待,那一切让我永远难以忘怀。对此,我现在只是想对小兰说:你包的饺子真好吃,你焖的大米饭真香!我还要对小兰说:我忘不了我从农村回长后,你与你母亲去钢厂宿舍看我时的情景。那次,你们还带去了在家里做好的饭菜。知道吗?那让我由衷感受到了亲人的温暖!

 如今杜家大爷、大娘和杜家姐夫都不在了。我与杜家大姐和小兰虽没有失去音讯,但也有好几年没有见面。想不到我会在我的博客中见到小兰的问候,这让我在欣喜之余不仅有些惭愧!前些天小兰打来了电话,我们在电话中约定,过些日子我要去看望我那亲切的老大姐,我期待着与她们相会的美好时光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2)| 评论(3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