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lxfryl的博客

一个退休了的,还不算老的老人的消闲空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学生时代,无限热爱毛主席,狂热地参加文化大革命,但没迫害过人。下乡当农民,曾被埋在菜窖里,曾在卡车上被电线把下巴撸掉一层皮,但没有死。回城当炼钢工人,身上三处骨折,多次被烫伤,但未落下残疾和疤痕。写过小说,当过记者,但无一令自己满意的作品。做了20年国家公务员,没跑过官,没坑害过老百姓,没大富大贵,但落下了个好名声。这就是我,一个历经磨难,却无怨无悔无愧的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早霞》与《朝霞》  

2009-08-15 13:46:24|  分类: 七彩童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早霞》与《朝霞》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

 

 我的童年是美好的,比我外孙现在的童年美好得多。在博客中,我将写童年时经历的文字归类为“七彩童年”,这并没有一点夸张,我的童年的确是缤纷绚丽的,而在我的眼中,外孙这代人的童年则是枯燥、乏味、毫无色彩的。

 我写我的童年,绝对没有忆苦思甜的目的,我回忆起那时的一切都是美好的,也从来没有不堪回首的感觉。所以,当有朋友在我这类文章后面写评,对我那时的“苦”表示出同情,甚至是怜悯时,我都觉得我是误导了大家。所以我一直想再写一篇类似《不必为那个时代叹息》一样的文章以正视听,可又不知从哪里说起?昨天,我又看了一遍《大南湖 小南湖》后面的评论。见有朋友提到长春电影制片厂,这又勾起了我儿时的一段回忆。

 在《大南湖 小南湖》中,说到我七岁时来过一次红旗街附近的小南湖,当时是舍不得买车票走来的。后来,在我十一二岁的时候,我又数次来到这个地方,那就再也不需步行,而是有车接送了。是的,那时我是来这里的长春电影制片厂,坐的是长春电影制片厂派出的专车,我是来“触电”的。

 如今,人们把参与影视的拍摄称为“触电”,这是许多人都很向往的。而能够“触电”,好象也是可以引为自豪的事情吧?可我十一二岁时的“触电”,却不是出于什么追求,也没有什么值得吹嘘的地方。今天我所以要讲一讲这些,只是要说明,我们童年时所经历过的,要比现在的孩子们丰富得多,有意义得多,并且也轻易得多。

 题头处的那两张电影招贴画,是我从网上找到的。这两部电影,一部叫《红领巾的故事》,一部叫《朝霞》。那其中一部中有我的声,一部中有我的影。而那文题中所说的“早霞”是《红领巾的故事》主题曲的名字。

 1958年,我小学三年级时,参加了我们学校的“红领巾合唱团”,这个合唱团去为电影《红领巾的故事》录制主题歌,我当然也会在其列。1959年,长影为电影《朝霞》挑选群众演员,当时这演员是在我所在的学校挑选的,所以我也就有幸被选中。这样的经历既不是因为我有什么表演天赋,也不是因为我有什么电影厂的关系和背景,我所以能有这样的经历,只是因为我赶上了那样一个“火红的年代”,那样一个“激情燃烧的岁月”。

 现在很多人认为,当前这个社会重视教育,孩子们受到的教育比我们那个时候多,可我却向来都不这样看。其实我所经历的那个时代,对教育的重视比现在一点都不差。我们那个时候强调的是德智体全面发展,教师把培养下一代健康成长视为神圣的天职,他们在本职工作上身心的投入,远远大于现时的老师们。那时候,虽然家长对孩子的关注不如现在,但他们把孩子交给学校并给予充分的信任。他们不必与学校和老师们拉关系,他们也是把精力放在自己的工作和事业上,所以不管是教师还是家长,他们给学生的都不仅是言传,而更重要的是身教。所以,我认为,那时候教育的大环境要比现在好得多。

 那么,从教育的内容上看,那时是不是比现在少呢?不是的。对此我不想举更多的例子。我只是想说,就以课余活动来说,我们那时要比现在更丰富。我们那时也有各种各样课余的“兴趣班”。我在小学时不仅是校“红领巾合唱团”的成员,还是市少年业余体校足球班的学员。在学校里,我还参加过航模小组、无线电小组等活动。特别是,我们参加这些活动是不需要家长掏一分钱的。尤其值得一提的是,我们那时有机会参加许多有助于身心健康的社会实践活动。我们搞勤工俭学;出“卫生监督岗”、“交通监督岗”;到大炼钢铁的工地上去砸矿石,去慰问演出……等等。那些活动不仅让我们学到了课本上学不到的知识,也培养了我们的能力,增长了才干。

 就以去长影“触电”来说,我们不仅在录音棚中感受到了交响音乐的宏大气魄,也了解到了录音的一些知识。在摄影棚中、在烈日下的马路上拍戏,让我们了解了电影制作的艰辛,也懂得了内景、外景等许多电影拍摄的知识。给我印象深刻的是,长影交响乐团的指挥李克武,他第一次去看我们练歌,听过一遍后,从队列中请出了三个同学。他对我们带队的音乐老师说:“这三个‘低八度’,下次不要再来了”。我们在录音棚中实录,录到一半时,他突然用指挥棒使劲敲打乐谱。音乐声戛然而止,乐队所有人的目光都向架子鼓手望去,那鼓手立即羞得低下了头。我们知道,这一定是那鼓手出了差错。由此,我不仅懂得了那乐队指挥不只是在前面打一打拍子,我更在钦佩之余,懂得了做什么事都必须有真才实学;懂得了在一个集体当中,你既不可以“低八度”也不可以跟不上节拍。真的,这样的道理,也许那时我还不会总结得这样很透彻,但当时是确有感悟的。

 我们那时还小,不懂得“追星”,但我们的音乐老师却一定是个“追星族”。当时,大名鼎鼎的影星白杨正在拍摄影片《金玉姬》。有一天,老师一定要领我们去看上她一眼。我们列队等在摄影棚的外面,等了很长时间。到了午休时,白杨从摄影棚中出来了。她看见我们,向我们招手微笑,还走过来摸了摸一个同学的头。我现在回想起来,那时即便是“星”,也是没有架子的。长影乐团的袁孝先(文革时改名为袁彪),当年弹钢琴与殷承忠等齐名。我们练歌时,他经常主动去为我们弹琴伴奏。我在钢厂当工人时,他因为认识我一个要好的工友,经常去钢厂。他每次去都拿着一个帆布兜子,先去料场,将他拣的一些废铁倒在料堆里。现在,离我住的地方不到二百米处,一栋楼下的一个窗前掛着一块牌子,上面写着“袁彪工作室”几个大字。我经常路过那里,但从来不曾见过他。只是听人说,他指导别人弹钢琴,每小时收“束脩”1000元人民币。那曾经无私为祖国钢铁事业默默做奉献的袁彪,如今授徒收费竟表现得如此贪婪,这也让我更加理解现在的教育为什么会沾满了铜臭,也更加同情那些孩子和他们的家长。……

 本是要写一篇回忆我儿时“触电”的文章,可因为暑期和外孙接触多了一些,于是一写起来,就又更多涉及了教育的话题。我现在面对的是夕阳,却总是怀念那朝霞或早霞。是啊,我们现在是夕阳无限好,可现在的孩子们,他们眼中的朝霞是否也是那样绚丽呢?

 昨天就打算写这一篇,所以今天去早市路过长影时,拍了几张照片。现在的长影也是今不如昔,完全失去了往日的辉煌!  

 

《早霞》与《朝霞》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  《早霞》与《朝霞》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

↑长春电影制片厂院门还保留着原来的样子,主楼上的招牌已变成了“长影集团”。原来的厂区现在已经剩下不到原来的十分之一。这里早已变得死气沉沉。

《早霞》与《朝霞》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 《早霞》与《朝霞》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

↑门前广场展示昔日成果的电影招贴画已经褪色,只能给人以没落的感觉。院内杂草丛生,垃圾遍地,一派萧条景象。     

《早霞》与《朝霞》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

刚放开搞活时,这里是“电影城”的正门,从这里买票进去,可以参观到“新中国电影摇篮”的景观,也可以领略电影拍摄的实况。现在这里已开发成住宅小区,所谓“长影世纪村”,不过是打着长影的招牌,而辉煌已经不再属于长春电影制片厂。不过,需要说明的是,长影卖掉这地方后,又在长春净月开发区建了一个“电影城”,如果再想了解电影,可以去那里,但那里并不能见证“新中国电影摇篮”的历史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3)| 评论(3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