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lxfryl的博客

一个退休了的,还不算老的老人的消闲空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学生时代,无限热爱毛主席,狂热地参加文化大革命,但没迫害过人。下乡当农民,曾被埋在菜窖里,曾在卡车上被电线把下巴撸掉一层皮,但没有死。回城当炼钢工人,身上三处骨折,多次被烫伤,但未落下残疾和疤痕。写过小说,当过记者,但无一令自己满意的作品。做了20年国家公务员,没跑过官,没坑害过老百姓,没大富大贵,但落下了个好名声。这就是我,一个历经磨难,却无怨无悔无愧的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与博友交交心  

2009-03-12 20:59:19|  分类: 六弦琴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       与博友交交心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 

 

 三八节那天,为了向过节的博友们祝贺节日,我写了一篇短文,以调侃的方式表达了我对女博友们的敬意。文中我用了一个动画图像,表示我愿意成为女博友的“蓝颜知己”。应该说,愿意成为大家的知己这是我的真心话,但征求换头像的意见,则是随便说说,并不是认真的。后来我真的把头像换了,可想一想又换了回去,并且利用“写心情”表示,我会解释我换回的原因。现在当我想对此加以说明时,我想把我的一些其他想法也说一说,希望得到朋友的理解和认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说一说头像

 现实生活中,我是个谨小慎微的人,处人处事都比较低调,而在博客中我则很放得开。应该说,这“虚拟的世界”让我得到了释放自己的空间。在这里,我尽情展露自己,既展现自己的长处,也暴露自己的短处。我觉得,在这里我比现实生活中的我更加真实、更加自我,有时甚至还达到了忘我的境地。但是,由于种种原因,我还不想让博客中的我回到现实中去。我曾在一篇日志中说:在这里丢人,那是不老草的事,与现实中的我毫无关系。这虽是句玩笑话,但也暴露出了我的真实心态。

 我不想让博客中的朋友在现实中认出我(虽然这样的机会并不多),那样也许会很尴尬。所以刚开博时,我用一个刚过五十岁时的照片做了头像。后来,我觉得这有硬充年轻之嫌,就用了一个老一些的。但是,我仍不想太暴露自己的真实面目,就加了个大胡子遮掩了一下。后来有博友提出意见,我想:我已经公开了我的年龄,还有什么充年轻之嫌,我就改了回去。

 那么这次为什么再次改了又改呢?我不怕朋友们笑话我的拘泥和爱面子。说实话,我这次改的原因是:我觉得,我把脸涂蓝了,别人也不见得就把我当成“蓝颜知己”,哪有请求别人把自己当知己的道理?这样自作多情未免让人讥笑。

 说心里话,我最看不惯男人向女人献媚。我刚开博时有几个男博友,后来很少到我这里来,我去其家里拜访也不见回访。我以为是人家忙,不经常上线。可后来发现,一些女博主家中经常留下他们的评论,并且极尽恭维谄媚之词。对这样的人我是很不屑的,所以我不希望别人也把我看成是这种人。

 我知道这样做再次暴露了我好虚荣的弱点,但这个毛病我可能永远都改不了。这里我只想对豹豹表示一下我的歉意,她将我那头像改得那样好,我却没有用,未免辜负了她的好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再说说文字纠错

 这个话题我已经说过多次,因为又有了新的认识,所以还想再说说。我这人文字水平虽不高,但却鬼使神差地干了多年文字工作。不管是当编辑还是领着几个人写字儿,总要给别人改稿子。也许是出于职业习惯,也许是因为尚有一点点责任意识,我作博后,看别人的文章时,发现有错误总想建议人家改过来,即使碰了钉子我也仍然我行我素。在我看来,为此得罪了人也没什么遗憾,因为我得罪的一定是不值得交往的人。在文字上我也与人发生过争论,并且专门写文章加以阐述。我这样做也有人喜欢,一些博友与我由此加深了感情,还给我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“老倔头”。为此我很自得,有很长一段时间乐此不疲。

 我发现了别人文字上的差错,一般都是发信息指出,怕的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伤害其自尊心。后来我发现有些博友经我纠错后,文章写得少了,我就想这也不完全是伤害自尊心的问题,还有个打击其自信心和积极性的问题。我这样想也许是多虑,但也不能不加以注意。我给人纠错是为人好,但收到适得其反的效果,这却不是我愿意看到的。于是,现在我看别人文章时,就尽量控制住自己,尽可能不挑毛病。

 虽然在给别人纠错上我不再像过去那样唐突,但我却非常希望别人能为我指出毛病。我在一篇文章中曾调侃外邦人,说他把一个成语中的字用错了。其实他把“心心相印”写作“心心相映”也无什么大碍。许你“相印”,就不许我“相映”吗?这从字面上完全说得通。但我还是说,这既然是成语,那就还是规范一点好。我对外邦人这样做,不仅是因为我相信他不会因此反感,更重要的是因为他文字功底厚实,我希望我能够“引火烧身”,让他能经常为我指出错误。

 我认为,聪明人是不怕别人指出自己错误的。我们只能在不断修正错误的过程中让自己更加完美,掩饰错误只能满足自己的虚荣心,而绝不会让你的形象高大起来。我曾说过,我用发信息的方式给红月亮指错,可他却把我写给他的话公开出来;我也曾见到,康五一专门写文章对青青子衿为他纠错表示感谢。这些不仅让我看到了他们的坦诚,也让我看到了他们的自信,他们这样做不仅没有降低自己,反而赢得了我的尊重。

 博友能成为文字上的诤友,这才是真心朋友。草人刚到我的博客中来,就在我《此言差矣》一文的评论中谈了他的看法。我对他说的话没有完全理解,以为他是主张使用“此言差异”,就与他理论了一番。他看见后并没有过多辩白,而是虚心地表示同意我的见解。这让我对他刮目相看,确信这样的年轻人(比我要年轻许多)是可交的。有两个朋友对我文中的用词提出了不同看法,其中一位告诉我“苟苟营营”应写作“狗苟蝇营”。我虽然知道“苟苟营营”这词使用也比较普遍,但我发现它并没有为大多数词典收录,就按其提出的意见改了过来。另一位告诉我“悠哉悠哉”应为“优哉游哉”,我按其说的改了却没有改对。后来其再次对我指出时,我才感到惭愧起来。这惭愧的原因不是因为我“一错再错”,而是觉得人家以诚待我,而我却在敷衍人家,人家对我负责,我却对人家不负责,这不是我应该做的。于是我告诉她,“悠哉悠哉”也不能算错,而且我认为这样说更准确表达了我的意思。这位朋友还指出我将“以心为形役”写成了“以心为行役”,这我可的确是大错而特错了!对此,我在感激这位朋友的同时,还不仅对外邦人等文学功底扎实的朋友产生抱怨:这样明显的错误你们难道就没有发现?如果发现了,为什么不告诉我,让我那错误放在那里那样久?哈哈!也许你们真的没注意到。我这样说,不过是提醒你们,看我的文章要注意为我挑错,如果发现不了我的错误,让我觉得你们对我不真诚事儿小,让我觉得你们和我一样没水平事儿可就大了。

 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?人们常说“谁吃饭能保证不掉饭粒?”还有人说“常洗碗的哪能不打碗?”我说这些不是为我自己开脱,而是说谁出现文字上的差错都是可能的。我其实文字上的疏漏很多,在朋友们的帮助下得到纠正的事例也很多,这里我过多地说了与朋友有不同意见的几个例子,只是想对这些朋友们说:你们如有不同意见一定要与我争论,千万不要以为我听不进意见,从此不再为我纠错,甚至不愿理睬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最后说一说圈子和朋友

 本来还有几个话题要说,可“树老根多,人老话多”老汉我一说就啰嗦。我已经意识到自己又啰嗦了,就把这定为最后一个话题吧。

 昨天有一个圈子通知我,说我已经被圈子除名。对此,我多少感到有点惭愧。我急忙赶到圈主那里,表示我对这种处分心悦诚服,像我这样徒有虚名的圈友被开除是应该的。我对圈子这样的做法还予以肯定,夸他们说,圈子就该实行这样严格的管理。我还对圈主说,希望这不要影响到我与圈主的关系,因为虽然我与圈子从不来往,但很在意圈主这个朋友。

 我这个人对自己写的东西缺乏自信,作博后写了些东西也是随心所欲,并没有推荐给别人看的愿望。有了一些朋友后,有时虽然也迎合朋友的喜好写一点,但主要还是写给自己看的。人老了,精力有限,有二三十个朋友来往已经非常满足,并不想扩大交往的圈子。虽然我现在也“挂靠”着几个圈子,但都无什么来往,我不好意思退出,只是等待着人家开除我。

 那么,我有多少挂名的朋友呢,以前提到此事时,我还数一数,现在我连数的兴趣都没有了。在博客中有人提出加我为好友,我就先到他(她)的博客中看一看,如果他(她)不是什么“午夜妹妹”、“紫色内衣”之类,我一概接受。以前,尽管大多“朋友”都是徒有虚名,但我从来都没删除掉一个,因为他们在我那朋友名单中呆着,并不影响我什么。但最近我却在信息中心中删除掉了几个新加的“朋友”。原因是,他们是通过群发的方式交我为友,与我一点来往都没有。如果仅是不来往也就罢了,他们还天天通过信息中心来干扰我,这就不得不让我对他们“痛下杀手”。

说到干扰,最可气的是,他让我“动一下”,以便知道我“还活着”。我知道,这无非是让我去他的博客中拜访他,但我并不为之所动,我不但不去拜访他,而且干脆删除掉了这样的“朋友”。我现在决定,原来的博客好友名单我仍然不动。但信息中心中无来往的“好友”我必须删除,因为这样的“好友”大多都不安分,他们的小动作让我眼花缭乱,并且还占据了我真朋友信息的位置。

 博客中交友,凭我的体会,应该用到的一个词是“欣赏”。能够成为真正的朋友,重要的是相互欣赏。发现朋友的长处,欣赏朋友的长处,这是博客中交友的最基本条件。如果我们不去欣赏别人,只期盼着别人来欣赏自己,这几乎是不可能的。我并不刻意追求别人欣赏我,但他(她)既然很欣赏我,我也就一定要去欣赏他(她)。因为他(她)欣赏我,说明我们有志趣相投的地方,那我就一定要找到与他(她)的共同语言,诚心诚意地去与之相处。我并非是一个心眼儿小的人,但我对那些到我博客中晃一下,只是想引诱我去他(她)那里看一看的人,只能是出于礼貌略微表示一下。因为我知道他(她)并无诚意交我,我也不必太多情。说句不怕得罪人的话,对那些只看了我《写给初次登门的客人》一文,就说我的水很清洌,很甘甜,很解渴的人,我只能是付之一笑。

 网易博客将博客好友及消息中心好友区分开后,有些朋友与我重新履行了手续,也有一些朋友根本没有理会他们那一套,而我还有一些“暗恋”着的朋友,我们之间的关系一直也没有挑明。我曾说过,朋友就是朋友,何必要贴上标签?但现在看来,不登记还真是名不正言不顺。有些好朋友给我发的信息,总是被标注为“陌生人消息”,这让我感到很别扭。成为消息中心的朋友有一样好处,就是能够在第一时间得知朋友们发表新作的讯息。得益于此,我还真有幸多次在朋友处抢到了“沙发”。但不便的是,这也让我形成了一种依赖,由原来的找文章看,变成了现在的等文章看,所以拜访朋友的次数就少了,特别是这样也无意间忽视了那些没有在消息中心登记的朋友。这里我想对这样的朋友表示一下,你愿意与我登记成为“合法朋友”吗?如果愿意我们就补办一下手续。当然,你如果不太计较我是否及时拜读你大作的话,我们也不必要找这个麻烦。

 我想与朋友们交流的话题还有一些,今天先说到这儿,如果有必要以后我还会接着唠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3)| 评论(3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