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lxfryl的博客

一个退休了的,还不算老的老人的消闲空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学生时代,无限热爱毛主席,狂热地参加文化大革命,但没迫害过人。下乡当农民,曾被埋在菜窖里,曾在卡车上被电线把下巴撸掉一层皮,但没有死。回城当炼钢工人,身上三处骨折,多次被烫伤,但未落下残疾和疤痕。写过小说,当过记者,但无一令自己满意的作品。做了20年国家公务员,没跑过官,没坑害过老百姓,没大富大贵,但落下了个好名声。这就是我,一个历经磨难,却无怨无悔无愧的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的文字情缘  

2009-11-11 08:36:57|  分类: 五味人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我的文字情缘

 

    小学四年级时,语文课开了作文。我当时因为是读课外书多,所以比起其他同学来,下笔就有了点“神”,于是在作文上就一下子冒了高。当时,不仅是班主任老师夸我作文写得好,甚至一些不教我的老师也经常把我的作文拿去看,并且见面时就要问我都读了些什么书?给我一些鼓励。班级里一些比较用功的同学,也偷着拿我的作文看。那时,我自己并无自信,因为我写作文并不认真,作文总是在文面上被扣分,因为每次作文都只打四分(那时评分是五分制),所以别人看我的作文,是一件让我很难堪的事。

    上初中后,我的作文仍然小有名气。当时我们在一篇课文中学了一个词叫“文豪”,竟然就有同学将这一桂冠加在了我的头上。我虽然知道这称呼太荒唐,被人叫时有些不好意思,但内心中还是很自得,并且还暗暗立下了将来当个作家的志向。初中毕业前我报名上山下乡,当时不是想学董加耕和邢燕子,而是想学赵树理和李准去深入生活。后来是老师找我谈话,才让我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 其实我并没有写作的天赋,只不过是青少年时书看得多,让我写文章比起同龄人更容易一些。上中学时,我特别崇拜鲁迅,这可能与我骨子里的倔和好斗有关。因为是受鲁迅的影响较深吧?所以我文章的语言也比较生硬甚至有些枯涩。上高中时,我已经意识到我不可能成为作家,于是就想将来也许可以从事新闻工作。我想,我写的东西不能成为美肴佳酿,也许还可以成为“投枪”和“匕首”。

    文革初期,我的所谓“投枪”和“匕首”派上了用场,写大字报让我风光一时,我不仅以此在同学中树立起威信,成为“学生领袖”,而且还赢得了老伴儿的芳心。

    文革后期直到粉碎“四人帮”这段时间,是我人生的最低潮期,虽然我走的路与我同时代人是一样的,但这路上的荆棘和坎坷却要更多。特别是从文革初期的狂热中冷静下来,让我对林彪“四人帮”和当时的时局有了较深刻的认识,但我没有勇气如张志新和史云峰那样去“铤而走险”,舍生取义,我只能是收起了投枪和匕首,消沉了下去。“九·一三”事件后,我在钢厂当工人,也曾振奋一时,参加了对林彪的批判。我写的批判稿被选中到全厂大会上发言,但因为家庭出身不好,我的发言被临时撤掉,这让我对自己再一次失去了信心。

    娶妻生子以后,面对着好强上进的妻子和刚刚出生的女儿,我开始意识到了做为人夫和人父的责任。但我知道,靠卖力气,不会改变我力工的命运。因为我曾多次被评为先进生产者,都没能通过政审关。于是我又拿起了笔,开始了我人生中一段短暂的“卖字”生涯。当我写的一些豆腐块文章在报纸上发表,并且有两篇小说刊登在文学期刊上后,我开始得到了重视。当时我工作的那个钢厂,有一批“写手”,他们“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”的文章,经常以“《长春日报》业余编辑部”的名义在《长春日报》头版刊登。有一次我一个要好的工友来我家,动员我加入到他们的行列中去。我直言不讳地向这位工友讲了我对“四人帮”和“批邓”的看法。我说:“我是不会参加批邓的,你现在不要忙于抓我的现行,等再过几年,如果事实证明是我错了,那时再抓我也不晚。”这位工友与我非常要好,也非常信任我,他不但没有举报我的“反动言行”,而且自己也不再参与“批邓”。现在我很后悔,当时是我的“不合时宜”害了他。后来我们厂那些批邓的骨干都高升了,而且正是在小平同志复出后,他们一个个被“选青”重用,现在很多都成为高官。而我那位朋友因为听了我的话,一直窝在那个小钢厂没能出来,最后落得下岗去给人家打更。

    粉碎了“四人帮”,让我长时间积郁在内心深处的愤懑和不平一下子暴发出来。我写了一首很长的打油诗,登在了车间的壁报上,引起了很大反响。一天我上晚班,晚上十点多钟,车间书记来找我,说一个同事画了一些批“四人帮”的漫画,看我能不能给配上诗歌?我来到车间办公室,给十六幅漫画全都配上了诗,每首八行,用了不到两个小时。第二天,漫画张贴在车间外的墙上,引来很多人围观。当我看到厂里的宣传部长拿着小本抄我的诗时,我没有像当年学校团委书记抄我大字报时那样忐忑不安(相关链接:《右派学生交待——从为人翻案到为己造反),而是油然产生了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。紧接着,那位宣传部长把我找去,让我为工厂在市中心开辟的宣传栏写一篇发刊词,我二话没说,拿起笔来一挥而就。我的“才思敏捷”让他感到惊讶,可他哪里知道,我这只不过是被压抑了多年的突然爆发。后来,这位小我十来岁的宣传部长成了我这匹驽马的“伯乐”,一次厂党委书记向他询问,那“发刊词”是谁写的时,他乘机向领导推荐了我,这让我一下子从力工变成了“以工代干”,从生产车间进了办公室!

    粉碎“四人帮”后,我们党“拨乱反正”,进行了文革后的第一次整党。有趣的是,我竟以一个党外人士被调到整党办公室去写材料。那次整党,可以说是开了我们党整风及各类学习活动走过场的先河,所以在很多人看来,我们这个单位的整党成果,主要是靠我这个“笔杆子”来体现的。而我则认为:我们单位这次整党最大的成果,是我这个早已对入党失去了信心的马克思主义者,被“名正言顺”地拉入了党内。是的,他们让我在党委宣传部工作,又让我去参加整党,怎么好意思不让我入党呢?那么,我人生的道路从此就平坦了吗?不是的,任何事情都具有两重性,应该说我这一段时间的“杰出表现”虽然提升了我人生的价值,但也为我以后寻求更好的发展制造了麻烦(相关链接:《立此存照 我也弯过腰送过礼》

    一九八六年,我应聘到一家报社当记者。这是一家总社设在北京,采编任务主要由长春人员承担,在全国发行的报纸。我去前,报社的一位副主编向我吹嘘说,我们这个报纸是除《经济日报》外,全国最大的经济类报纸。《经济日报》的主编曾预言,我们这个报纸将成为他们最有力的竞争对手。可我到了那里后却发现,那里的一切都让我失望。那个报纸是在放开搞活的大环境下应运而生的,在当时一切向钱看的主流思想指导下,从一开始就把追求经济效益当成了办报的宗旨。工作了一段时间后,我发现那里并没有我的用武之地。在那里,你的业绩完全取决你承揽广告的多少,而你写的文章不管好坏,如果后面没有广告跟着,就很难觅得一块版面。说来惭愧,我在那里当了两年多记者,发表的几篇较大块头文章,竟然都是借了广告部一位同事的光。那位同事只有初中文化,基本上不会写文章。他去拉广告时对厂家承诺在报纸上宣传人家,回来就找我,说是人家厂长要求给写一篇报告文学。于是我就和他一起去采访,然后就硬着头皮炮制出一篇报告文学来。而更让我惭愧并觉得可怜的是,这样的报告文学发表后,那位同事会从四五千元的广告费提成中,拿出二三百元犒劳我。就这样,我在文化单位中更体验到了文化的贬值。我曾希望当记者能让我写一些我想写的东西,说一点真话。可事实却告诉我,在这里你更需要掌握骗人的本领,你更需要有一张厚厚的脸皮。我意识到:像我这样一个正儿八经的人,是很难在媒体中立足的。于是,我只当了两年多的记者,就毅然决然地放弃了这曾让我痴情向往的职业。说来也怪,我这人一生中磕磕绊绊,可又每到山前都能有路。就在我不想再当记者时,一次来得有点滑稽的机遇,让我进了省直机关。哈哈,在城市改革的大潮中,企业“砸饭碗”我没有赶上,事业单位“砸饭碗”,我又逃过一劫。就是在最关键的时候,我一头扑进了国家机关,牢牢抱住了公务员这真正打不烂的铁饭碗。看来,我这样一个庸人,命运之神还是很眷顾的!

    到机关后,我仍然从事文字工作。机关的八股文,不但让我更加失去了写作的灵感,而且还逐渐让我对写作产生了厌倦。退休前十多年的时间里,我除去应付手头的工作外,就很少再写什么东西。所以,我现在不管是写作的热情还是写作的水平,比起年轻的时候已经是大大地退步了。

    最近我一直在问自己:我怎么会写起了博?我为什么要写博?这博我还要不要写下去?思考的结果,让我恍然大悟,原来我对文字还是有感情的。是的,这文字陪伴了我一生。他给过我力量,给过我欢乐。在我最孤寂和时候,只有它陪着我,听我倾诉;在我最困难的时候,它总能伸出手来拉我一把。虽然有时它也会为我惹下麻烦,但这能怪它吗?难道每一次它的惹祸不都是受到我的驱使吗?所以,当我想整理一下我最近一段时间的思绪时,我先决定说说我与文字的情缘。同时我也想顺便告诉我的朋友们,我是个靠写大字报、搞大批判起家的写手。尽管做博后,我想少问政治,想少一些锋芒,想当一个“不讨人嫌的好老头”,但是积习难改,有时实在是忍耐不住。现在我不能不说,我真的改不了了。所以我想对已经开始讨厌我的朋友们说:请你们务必不要为表现你们的大度而对我强颜欢笑,你们这样做只能误导我,让我犯更多的错误!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9)| 评论(3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