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lxfryl的博客

一个退休了的,还不算老的老人的消闲空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学生时代,无限热爱毛主席,狂热地参加文化大革命,但没迫害过人。下乡当农民,曾被埋在菜窖里,曾在卡车上被电线把下巴撸掉一层皮,但没有死。回城当炼钢工人,身上三处骨折,多次被烫伤,但未落下残疾和疤痕。写过小说,当过记者,但无一令自己满意的作品。做了20年国家公务员,没跑过官,没坑害过老百姓,没大富大贵,但落下了个好名声。这就是我,一个历经磨难,却无怨无悔无愧的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遇事多动脑  

2008-10-25 14:08:46|  分类: 四维空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

遇事多动脑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

 

  一九六一年,长白山出现了两条大蟒。这两条大蟒吞食了很多人和牲畜,造成了极大的恐慌。解放军派出两个团去除害,牺牲了很多战士,最后开炮打伤一条雄性的,另一条雌性的越过边界逃到北朝鲜去。那条被打伤的大蟒被打了麻药,用二十四节车皮装着往北京运,路过长春站时,很多人去看。听一些人说,那大蟒一小时就得打一次麻药,因为皮太厚针扎不进,得在皮上挖一个洞,麻药才能打进去。……

 哈哈!朋友们,我说的这些你们相信吗?是的,这不是真实的,而是当时流传很广,影响很大的一个谣传。那时候,人们对此议论纷纷,很多人谈虎色变。我当时的感觉是,谈起这件事的人,十个中有八个都说是亲眼所见。父亲有一位同事,还是个省人民政府的参事呢,他来我家谈起这事,也说自己到车站去看过。

 后来,《北京日报》上特别刊登了一篇《说蟒》的文章来辟谣。大意是说,蟒主要生活在温暖潮湿的南方,最大的蟒也就能长到碗口粗细。这文章一发表,关于大蟒的流言便戛然而止,而那些自称亲眼所见的人们更是噤声了。那时,我很佩服我们党舆论工具的高明,他们并不正面辟谣,而是通过这样一篇讲述科学常识的文章就达到了目的。另外,长春流传的谣言,让《北京日报》去辟谣,我当时也觉得是高明之举。后来文革串联,我到北京在姑妈家住时,姑妈向我问起这事,我才知道原来这谣言也传到了北京。

 那年头,假的东西不多,所以偶尔出现假消息,只要有权威人士予以纠正,人们就会倒向正确的一方。可现时就不同了,现在虚假的东西太多,人们就不能不怀疑一切了。曾有人说:“现在只有妈是真的,爸都可能是假的”。后来人们更加懂得科学,就又有人说:“妈也可能是假的,因为还有试管婴儿”。

 那年头,人们相信党,报纸上说的话谁还能怀疑?可现在不成了,因为假新闻、假广告充斥着报纸版面,谁还敢相信它?

 那么,我们该相信谁呢?我说,你要相信你自己。但是,相信自己也是有条件的,那就是你需要有辨别是非的能力。如果你遇到事情都能认真加以思考,问一个为什么?学会去伪存真,由此及彼,由表及里观察事物的方法,你自己才是可信的。

 如今假的东西的确太多,特别是食品安全方面的问题更令人担忧。“你们还敢吃什么?”有人提出了这样的问题。可我要说,不敢吃也得吃,“民以食为天”嘛!你总不能因噎废食吧?我认为我们不必要杯弓蛇影,搞得那样紧张。

 今年出现了毒奶事件,于是中国全民断奶;记得去年出现过毒香蕉事件,人们就都不吃香蕉。当时,我一边享受着低价香蕉的实惠,一边为蕉农们忧心。我也为中国的消费者们叹息:同胞们啊!你们都怎么了?这么便宜的香蕉你们都不吃,这又是何苦呢?最近,因为四川广元柑橘生了虫子,中国人就又都不吃橘子了,这不是有点可笑吗?

 毒香蕉、毒奶、柑橘生虫子,这都实有其事,与我说的那大蟒的事不尽相同。但这其中有一点是相同的,那就是人们跟风,随大流的心理是一样的;听风就是雨,人云亦云,把事件无限扩大化的现象是一样的。是啊,别人都看见了大蟒,我没看见岂不是孤陋寡闻?别人都不吃橘子了,而我吃不是太愚蠢?于是,不假思索地跟着别人走,结果是委屈了自己的味觉和肠胃。对此,我的态度是:有虫子的橘子我坚决不吃,而没虫子的橘子我照吃不误。我想,我还有这个判断力。那么别人呢?我想也都会有吧?

 食品安全问题令人担忧,一些不法之徒见利忘义,往食品中添加乱七八糟的东西,这都是事实。但此类消息中有些也是假的,我们在怀疑一切时,对这样的消息也该辨明真伪。前些天我在报纸上见到一篇文章,说一个人到饭店当采买,实习过程中,见到了许多触目惊心的事情。那上面说得活灵活现,不由得人不信,但有这样一段我就有些怀疑——“……‘我听说被虫咬过的蔬菜可能受污染较轻,怎么你也不让我要?’老刘说:‘你哪里知道,现在很多菜贩子就是根据你们这种想法,故意让虫把蔬菜啃出洞来,然后再用高毒农药喷杀’……”——菜贩子这样做值得吗?且不要说操作不易,就是从成本上说也决不会划算。我对老伴说了我的看法,老伴说:“他说的也许不是菜贩子,是菜农吧?”我说:“你买菜挑被虫蛀的买吗?”。老伴说:“我不买,我也没见有别人喜欢虫蛀的。”

 不分是非,只是跟着别人走的现象是很多的。有一年,长春的大街上一下子出现了许多炸油条的炉子和大锅。人们怎么一下子都学会了这门儿手艺呢?后来得知,原来是人们发现了用洗衣粉做发泡剂的窍门。真相大白后,很长一段时间,大家都不敢吃油条了。可是现在大家好象都不在意那油条中是否有洗衣粉了:“既然大家都在吃,那咱也就吃”,人们不就是这样的一种心理吗?

 再说一个把谬误当真理的例子:人们吃豆腐,认为卤水点的比石膏点的好。于是,就有卖豆腐的说自己那颜色深、带有苦味的豆腐是卤水点的。于是,也就有人相信并且专吃这样的豆腐。其实做豆腐时,熬豆浆容易糊锅,大一点的作坊就都用汽锅熬,因为不糊锅,做出的豆腐也就又白又嫩。而那些用铁锅烧火熬的豆浆,因为糊锅,做出的豆腐就不白而且带有糊味。其实这与卤水一点关系也没有,可人们偏偏相信那糊味就是卤水味儿。再说了,卤水点的豆腐怎么就好呢?这道理在哪儿呢?难道你们不知道杨白劳是喝卤水自杀的吗?道听途说,偏听偏信,先入为主,并且不用脑子去思考,这就是人们极易走进误区的原因。

 我又说多了。我知道,一定又会有人说:老倔头就是愿意和别人唱反调。其实,我这样做也不是什么“格棱子”,我不过是比别人在“怀疑一切”上走的更远些,凡事都要较真,凡事都想求出个里表来而已。活到这么大岁数,我看到“矫枉过正”、“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”的现象太多,也深知其危害之大。所以,我就总是在人们头脑发热时,唱一点反调。我想,我说的不见得大家都同意,但“遇事多动动脑子”,这话该是不错的吧?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0)| 评论(2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