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lxfryl的博客

一个退休了的,还不算老的老人的消闲空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学生时代,无限热爱毛主席,狂热地参加文化大革命,但没迫害过人。下乡当农民,曾被埋在菜窖里,曾在卡车上被电线把下巴撸掉一层皮,但没有死。回城当炼钢工人,身上三处骨折,多次被烫伤,但未落下残疾和疤痕。写过小说,当过记者,但无一令自己满意的作品。做了20年国家公务员,没跑过官,没坑害过老百姓,没大富大贵,但落下了个好名声。这就是我,一个历经磨难,却无怨无悔无愧的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封 建  

2008-10-02 13:53:23|  分类: 五味人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封      建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

 

  现时,在日常生活中很少有人用到“封建”这个词,而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这却是个常用词。我很小的时候就被人斥之为“封建”,可对此问题却一直不予重视。因为是不能自省,所以就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,也就没有想到去改。

 “十·一”长假,与亲友们聚在一起,讲起一件事来,一个姐姐说:“你怎么还是那么封建?”这才让我警觉起来!是啊,中国人从“五四”运动时就提出反封建,到现在已经反得很彻底了,所以这个词就不再被人们提起,而我却依然被人认为是“封建”,这可不能不引起重视!

 打开字典,找到“封建”一词,对照一下自己,见有这样的解释:“带有封建社会的色彩:头脑~~”。我想我就是属于这一类吧?前面我写的一些东西,一直在反省自己,其中说到自己的“倔”,说到自己的“不合时宜” ……等等,那不过仅仅提到了一些现象,并未查找问题的根源。此时我才一下子明白,原来我所有的问题都是源于我的“封建”,我的因循守旧。

 为能够痛改前非,与过去的我划清界限,我决定把我带有“封建色彩”的事拿出一些来晒一晒(不再说“交待”了,用个新学的词,也表示一下我很想跟上潮流)。

 

 绝不“烂脚丫子”

 

 那些年,“封建”这一词最多是用于不敢接触异性的人。我小时候,从来不和女孩子玩。那时我们孩子中有句话叫“小子跟姑娘玩儿烂脚丫子”,我将这句话视为信条,从来就不越雷池一步。

  我小学一年级时,我最小的姐姐和我在同一学校上五年级,她到我们班去为我们建立少先队,天天与我们班的同学在一起。有一天她领我们班的几个女同学来我家玩,当时就是想搞恶作剧,有意要惹我,就问其中一个女同学在班上跟哪个男生最要好?那个女同学也真能领会“领导”意图(可能是因为会来事儿,后来她当上了我校少先队大队长)当即表示跟我最好。我在旁边听了,一下蹦了起来,破口大骂:“臭不要脸!你跟谁最好?”……后边我还骂了些更难听的话,直至骂得她哭着离开我家。……姐姐并未因此吸取教训,第二天当着全家人的面,她又提起这事。当时我手里正端着半盆洗脸水,一下子就将盆摔在了地上。从那以后,家里的人再不敢对我提起这一类事情。

 那个女生是我们班长得最好看的小姑娘,学习也好,其实我并不讨厌她。可那时(甚至到我成年时)我都一直把小子和姑娘接触视为大逆不道的事。小学四年级时,一次长春市交通系统在吉林大学礼堂开表彰大会,我们学校选了二、三十个同学去到大会献词。会议结束后放电影,记得片名叫《长空比翼》。看完电影已经晚上十点多钟,那年头这个钟点人们早已进入梦乡,路上根本没有行人。因为当时只有这个女同学家和我住在一个方向,老师就让我和她结伴同行,可我理也不理她,只顾自己往前走。她一直怯怯地跟在我身后三四步远的距离,一路上我们一句话都没有说。后来这个女同学和我的嫂子在一个单位工作,提起我时她说,她那时特别怕我,被我骂的事她一直记忆犹新。

 直到老了我才知道,男女之间相悦是人的天性,是正常的生理和心理需要,不但不是丑事,而且还是很美好的事。可我们那个时候却把这看成是见不得人的事情。我们年轻时也会有春心萌动,但那时却极力地压抑着,那种压抑并非是虚伪而是一种自觉。现在我大彻大悟了后,用批判的眼光看那一切才知道,正因为那是一种自觉,才是我们的可悲之处。唉!——说到这些,我怎么也想为那个时代叹息了?

 

“花衣服”、皮凉鞋及其他

 

 小时候,大人们说我“|封建”,还有一个方面原因,那就是我在穿着上表现得非常固执。

 四五岁的时候,我在姨妈家见到一个女孩儿脚上穿的一双鞋很好看,就表现出了羡慕的意思。姨妈很细心,发现我喜欢,就照样子给我做了一双。那是一种被称为骆驼鞍的棉鞋,当时主要是那鞋口上镶着的一圈兔毛吸引了我的眼球。可当我穿上姨妈给我做的鞋后,却浑身都不自在起来。因为我觉得那是女孩子穿的鞋,而我是个男人,是不该穿那种鞋的。所以仅穿了一会儿,就再也不肯穿。后来姨妈只好把这双鞋给了别人。现在回想起来,我对姨妈还感到深深的愧疚。那时候,因为母亲为生计奔忙,顾不上我们几个孩子,是姨妈给了我更多的母爱,可她倾注一片爱心给我做的鞋子却被我拒绝,这一定很伤她的心。

 其实,爱美之心人皆有之。我小时候因为家里穷,母亲只能让我们穿得干净一些,式样却无法顾及。有一次我见到其他小朋友穿着“干部服”(就是四个兜的制服)很神气,就回家跟母亲说了。也许母亲当时觉得我确实该有件新衣服了,就找出一块黑布和一块蓝布给我拼成了一件小褂。这前后两种颜色的衣服很特别,我认为是“奇装异服”,不愿意穿。母亲发了脾气,我才勉强穿上。后来邻居们见了,都夸母亲手巧,甚至还有人学着给自己的孩子做。看见别的孩子也穿了同样的衣服,我才不再认为是“奇装异服”,穿着坦然起来。后来母亲终于专门为我买布料做了件衣服,那是一件黑白线杂织线绨做成的小褂,我硬说是“花衣服”,说什么也不穿。为此,我被母亲打了一顿,才不得不穿上。现在想来,当时母亲给我做件新衣服多难啊?可我表现得那样的不懂事,难怪她要打我。

 1956年,三姐从部队复员。见到这些年来几个弟弟妹妹很苦,就想给一些弥补,弥补的方式当然是给我们吃好穿好一点。那年夏天,她给我和哥哥从头到脚装备一新。白衬衫、制服裤衩,而最奢侈的则是每人一双皮凉鞋。当时正好哥哥的学校组织看电影,我小时虽然家里穷,但母亲在这方面从来都舍得花钱。学龄前,不管是姐姐还是哥哥的学校看电影,都会为我交一毛钱(那是卖十支冰棍的收入啊!)带我一起去看,这一次当然也不例外。那天我和哥哥一身新行头,吸引了他们全校师生的目光。哥哥很得意,可我却羞得不行。看完电影,我再也不肯穿那凉鞋。我不顾那被太阳晒热的柏油路面烫得脚板生疼,硬是拎着两只鞋跑回了家。这鞋我再也没穿过,第二年表哥来我家看姑妈,听说了这事,笑过以后,拿回去给了他的女儿。

 

“架子大”的“狗绅士”

 

封      建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 我“封建”的最突出表现,还是在与异性的接触上。前面提到有人说我“架子大”,有人给我起外号叫“狗绅士”,那主要还是女同胞的看法。

 外邦人曾在我一篇文章后的评论中说:看来你当时是女同学眼中的白马王子。这说得有点过。但现在回想一下,当年我也的确得到过一些女同学的青睐,只是我当时怕得要死,不敢于正视而已。

 在《右派学生交待》的首篇中,谈到我与符老师的关系时,我曾提到上高中时,有一个初中时的女同学给我写信。当时有朋友表示我那篇文章写得不好,我就想可能主要是这一段写得有毛病。后来雪梦薇说,她倒是觉得很好,甚至让我拿出来独立成篇,这时我才稍许得到了一点安慰。独立成篇看来是不可能的,但现在我要讲我的“封建”,就不妨再说上几句。

 我那个同学用现在的话说很“前卫”,可以说“前卫”得像是现在的中学生。她当时给我写条子被我冷淡,竟然在上自习时,手托“香腮”回头久久地凝视着我,那火辣辣的目光,让我感到有如芒刺在背!她甚至还曾迎面向我走来,眼睛盯在我的脸上,口中唱着《冰山上的来客》中的一句歌词:“什么时候啊,才能见到你的笑脸?”。对此我非常反感,从来都不正眼看她。可想不到我升入高中后,竟又接到她的来信,于是也就有了我和符老师间的那故事。事过不久,有一次我去粮店买粮时又见到她。见她迎面走来,我急忙钻进了粮店。出来时,竟见她在门后站着,我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就扬长而去……。投我以胡萝卜,却报之以大棒,我就这样伤害过一个姑娘的心。这该是多么可恶啊?!现在回想起来我很后悔,可当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对?后来,我逐渐成熟起来,就很会处理这样的事情了。那天同学聚会,纪念上山下乡四十周年,又有同学提起了“狗绅士”。那给我起外号的女同学有些不好意思,我便说:“那有什么?我一直把它当成是‘爱称’!”看看吧!现在的我,也并非绝对的“封建”了。

 说起此类事情还有很多,真的又可以使用“罄竹难书”这个词了。既然是说不完,就不再多说了。其实,我与老伴当年的“恋爱”更可以说明问题。我当时把事情搞得那样复杂,说明我在男女之间的关系上该是多么谨小慎微?( 见《天作之合 我与妻子的故事》 )这实在都是“封建”给害的!

  对了,前不久与朋友交流时,不知怎么提到了我不会跳交谊舞。对方说,一个政府机关的处级干部不会跳舞,简直是不可思议!我想,看了我上面对自己的一些描述,她一定就不会感到不可思议了。不用朋友们笑话我,还是让我自己说吧:那是因为我怕“烂脚丫子”呀!不过还别说,我不会跳舞,但不是没跳过。前几年下基层工作,人家招待跳舞,我说不会,就有女士说教我。这样,我就不得不应酬着下去走两步。我喜好运动,腿脚还灵便,乐感也不错,点儿踩得也很准。跳完人家夸我跳得不错,我就歉意地表示:跳舞本是娱乐,高兴的事,可和我跳让你扫兴,让你遭罪了。也不知我的话提醒了人家,还是我的一本正的确让人家扫兴,人们大多教过我一次后,就不再教我了。我知道,能教我跳舞的女士虽说遭了把罪,可伤害程度也并不大。可那些我一拒绝就走开了的女士们,她们看着我在舞池中转,又该怎么看我?知道不会跳舞是我最难堪的事,所以我尽量躲避。

 开博以来,我交了很多朋友,而其中有很多是异性朋友,这让我自己都感到惊讶!是这虚拟的世界让我少了矜持吗?是距离让我获得了这“美”的感受吗?细想一下都不是。究其原因,其实是我到了六十岁才真正变得成熟了;是我这把年纪完全可以让我与任何异性间都不必设防了。于是,在博客中,我陶醉在“大叔”、“不老哥”和“可爱的老倔头”这样亲切的称呼中,啊!——这种感觉真是太好了!这让我对过去的“封建”更加深恶痛绝起来!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5)| 评论(3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