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lxfryl的博客

一个退休了的,还不算老的老人的消闲空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学生时代,无限热爱毛主席,狂热地参加文化大革命,但没迫害过人。下乡当农民,曾被埋在菜窖里,曾在卡车上被电线把下巴撸掉一层皮,但没有死。回城当炼钢工人,身上三处骨折,多次被烫伤,但未落下残疾和疤痕。写过小说,当过记者,但无一令自己满意的作品。做了20年国家公务员,没跑过官,没坑害过老百姓,没大富大贵,但落下了个好名声。这就是我,一个历经磨难,却无怨无悔无愧的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倔就是蠢 蠢必然倔  

2008-08-30 07:24:47|  分类: 六弦琴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倔就是蠢  蠢必然倔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

 

 奥运过去了,没有了时髦的话题,就又该说自己了。可说什么呢?我想,就捡个最现成的,咱就说说咱的“倔”吧。

“倔”——这个一语中的的评价,是网上朋友们送我的。其实,我这个人从小就倔,可直到六十岁才被人看透点破,看来高人真的都在网上。

 说网友们高,是因为大家只是从一些蛛丝马迹中就看出了我的倔。说到这里,我得先请易仁老弟忍耐一下,先不要说我轻描淡写,蒙混过关。我说“蛛丝马迹”,决不是要淡化我在博客中犯下的罪行,而是要说,如果看看我的全部历史,我的罪孽实际上要深重得多。

从小就倔,那要交待起来一定是罄竹难书,这里,我也不追求交待彻底,就想到什么说什么吧。

一、倒上就喝

 有博友说,我一提起酒就来神儿,那我就从喝酒说起吧。说到倔又说是倒上就喝,朋友们乍一看,也许以为我是好拚酒。其实不然,我这人喝酒却不馋酒。酒在我的嘴里也是又苦又辣,有时甚至是难以下咽的。但酒不能愉悦我的味觉,却能愉悦我的神经,所以在与朋友们喝酒时,我常常是倒上就喝。而在官场的应酬中,我也是倒上就喝,这就不但不是因为我嘴馋,更不是要愉悦神经了。那么是与别人拚酒吗?我已说过,不是。因为我的倒上就喝,决定了无人找我拚酒。这道理一是我的酒量让人莫测,二是和我这没有情趣的人拚酒,实在没什么意思。那么,这种场合下我为什么会倒上就喝呢?这道理简单得让人见笑。我所以倒上就喝,是因为我懒得说话。

 官场应酬的酒桌上,人们嘴里喝进的是酒,吃进的是美味,而吐出来的则大多是某某人升迁的官场新闻和赤裸裸的黄段子。我这人不谙为官之道,连自己的升迁都懒得去想,更不要说是别人。因为是孤陋寡闻,所以也就无话,只能是闷头喝酒。至于黄段子,我听过的不少,可让我讲我却不会讲,也讲不出口,所以也只能是闷头喝酒。

 说到这里,有人会说:一个只会闷头喝酒的人,你还有什么可讲的吗?你还别说,我也曾在酒桌上讲过一个段子,现在不妨也说上一说。

 那次在酒桌上,人们大讲黄段子。因我是主宾,大家发现太冷落了我,就有人提出让我也讲一个。我推辞再三,见大家不依不饶,就又来了倔劲儿。关键的时候我是不想掉链子的,就对大家说:“是你们逼着我讲的,那我就讲一个。”于是,我就讲了这样一个段子:

 不知是哪朝哪代,有一个宰相,非常喜欢他的小妾。这小妾喜欢黄颜色,就把房间中的窗帘、帐幔等都换成了黄色的。因为她是老爷喜欢的人,所以其他妻妾们也都纷纷效仿。于是,这宰相家里就到处都挂起了黄色的缎子。

事情传到皇帝那里,结果是龙颜大怒!皇帝把宰相传去训斥道:“黄色是皇家专用的颜色,难道你要造反吗?”宰相磕头如捣蒜,连呼“罪该万死!”。皇帝曰:“念你老迈昏庸,且有功于本朝,可免去死罪。但朕要削去你宰相之职,罚俸三年。回家闭门思过去吧!”

宰相窝了一肚子火回到家中,妻妾们都前来请安。宰相的气不打一处来,破口大骂道:“都是你们这些蠢货,喜欢点什么不好,偏偏要喜欢黄缎子!”

 我这个段子竟然博得了满堂彩。可人们喝彩过后,也就同我一样,只是闷头喝酒了。事后,我追悔莫及。我知道,我骂别人蠢,而实际上我才是最蠢的。所以我说:“倔就是蠢 ,蠢必然倔”。

2、不知大小

“分不清大小王”,这是官场上的大忌。我这人对领导经常是敬而远之,可有时也会做出些不恭不敬的事情来。

 我在前面的一篇文章中曾说过,我做单位的党组秘书时,只知道党组开会我去作记录。我未曾给领导倒过一杯水,倒是当时的一位领导经常为我倒杯水,点支烟。

 前面还有一篇文章中提到,有一位省委的大领导,竟然对中央来的督察组说:“祥云火炬是不祥之兆”。对此,别人听了毫无反应,而我却愤愤不已。我多次对人提起此事,尽管对方一脸漠然,可我却仍然是慷慨激昂。

 在别人看来,我这个人很不识相,可我却对自己这个样子很自得。其实,在这个问题上,我只是与有些人的追求不同罢了,他们追求的是官位,而我追求的却是脸面。“不为五斗米折腰”,“无私才能无畏”,这就是我能在官场上与众不同的理论基础。

 有一年春节后第一天上班,我正在低头写材料。当时的机关党委专职书记兼党组秘书来到我的办公室。他对我和我的副手说:“你们怎么没去给‘大老板’拜年啊?‘大老板’说了:‘怎么今天我没有看见综合处的人呢?’”我知道那党组秘书是好意,可听着那让人肉麻的“大老板”称呼,我十分反感,只瞟了他一眼就继续低头干我的工作。我那副手可能觉得问题很严重,提醒我说:“怎么办?咱们过去一趟吧!”,我头也不抬地说:“如果刚才过去也就过去了,现在还去什么?去也是让人家招呼过去的。要去你去!”……

 还是这个领导,还是这个党组秘书。一次我们一块儿下去调研,工作之余,当地召待我们去查干湖游玩。在蒙古包中,人们都穿上王公大臣的服装照相,我也被硬给套上了一件蒙古袍。可照相时,他们竟安排那领导坐着,让我与那党组秘书侍立左右。那些陪同的市县领导们只知向我们那位大领导献媚,却根本无视我的感受。那次游玩我兴趣索然,喝酒时更是倒上就喝,一路上也更是无话可说。……那照片寄给我时,很多同志围过来看,还有人夸照得好,可我却如吃了只苍蝇般地难受。我夺过照片撕得粉碎,大吼道:“好什么好?一个宦臣,一个御林。丢人现眼!”。“宦臣”和“御林”是我与那位党组秘书名字的谐音。我当时只为出一口恶气,竟将那在领导身边工作的同志称为“宦臣”,这实在够恶毒!而我自己也没有顾及到自己无视“恩宠”的后果。

3、不知深浅

 我做了大半辈子的文字工作,水平不高却好较真儿。我进机关工作一开始,就当我现在负责的这个刊物编辑。那时我上边的主编是单位的三把手,也是搞文字出身,经我们几个编辑改过的稿子,他都要再做些改动。对此,改对了的,我心悦诚服,可改错了的,我就要去理论理论。另两个编辑都是“老机关”,见我较真儿,就劝我说:“领导改过的,睁一眼闭一眼算了,你这样做是要惹人家不高兴的。”可我偏不,尽管是对领导敬而远之,可遇到这样的情况还是要去闯他的办公室。所幸的是,那位领导是个真正的“笔杆子”,是对是错他分得清,所以我的认真并没有让他反感。

 后来,单位调来了一位新的一把手。这位领导也是搞文字出身,曾经是《吉林日报》的资深编辑。他是出于兴趣才经常看我们编好的稿子。有一次我下去采访,回来写了一首小诗。他很感兴趣,给我改了几个字,并附言说:“……我不会写诗,这样改不知好不好,仅供你参考。”大领导为我改诗,而且还那么谦逊,我本该是受宠若惊才是。可我见他把那诗的两处韵角给改没了,就自己修饰了一下去找他。我说:“你的意思我明白,但那样读起来不上口,我按你的意思又改了,你再看一下。”他看了后说:“我说了,我不会写诗,你这样一改就更好了!”……这个领导是我最尊重的领导,这不仅因为他待人诚恳,而且还因为他难得的清廉。他只在我们这个单位工作了一年多。作为一个厅级领导,他一直是上下班骑自行车,中午端着饭盒去与一般干部共同进餐。因为他待人和善,没有官架子且书生气十足,他反倒被他的下属们轻视和欺侮。后来,他离开了这个单位回到了政府办公厅。可当办公厅分给他新房时,他却把他的旧房交给了我们这个曾让他伤心流泪的单位。他说,他在这个单位时,知道职工们住房紧张,他没有为大家解决好,只能以此表示点心意。(这些也许是题外话,也许不是。这里我也是想告诉大家,好人在衙门口里是多么难以立足。而当你们看到我这样的一副样子,却能够安稳地混下来,你们不是该为我感到庆幸吗?)

 我可不是那种看领导老实才敢与之论短长的人。就说前面那个被称之为“大老板”的领导。他学历高、职务高,年轻气盛,专横得不可一世。甚至于他的下属向他谄媚时,他都能说出“别像条狗似的!”话来。对于他,我除了了稀里糊涂地和他照过一次像外,就是他想亲近我,我也不买账。有一次,我手下一个年轻同事拟了一份公函。他审阅时,将后面“此致”挪到了左边,把“敬礼”移到了右边。那同志拿给我看,我说:“我去找他”。别的同事说:“算了吧,别人给他出主意他都不高兴,说什么:‘你这是教我咋地?’。你要为这去找他,他更会不高兴。你要是看着不顺眼,就背着他改过来好了,何必找不痛快”。听人这样说,我倔劲儿又上来了,我说:“我明人不做暗事,我不管他是硕士还是博士,我今天就去教教他。”于是,我闯进他的办公室指点着那份公函对他说:“这书信的格式是先人们定下来的。‘此致’要和下面写信者的落款位置对应,‘敬礼’要和抬头对阅信者称呼的位置对应,这意思是说:我——在这里——给您敬礼了。”他一脸的尴尬说:“是这么回事么?”我说:“当然,这是我上小学时老师教的。”……不好,我写老倔头怎么写成了老刺儿头?请大家不要误会,我可不是对谁都这样的。

4、口无遮拦

 前面我讲过的一些事情,已经将我的口无遮拦表现得淋漓尽致,本不想再埋汰自己,可想到我在博客中与人交流时也常犯这样的错,所以就想再说上几句。

 就是前些天,一位我原来的朋友,现在也算是个领导的同事,求我为别人在我的刊物上发一篇文章。我向来对这样的事情很反感,于是就说:“这些人怎么把发表点什么看得这样重?能在刊物上发表个作品就显出你高明吗?其实你的文章写得好,自然会发表。可写得不好,发表了岂不是更暴露了你的肤浅,反倒是出乖露丑。”这话刚说完我就后悔了。因为我这样说伤害的不仅是对方的朋友,而且对方也是个舞文弄墨愿意发表点作品的人。我这样说他怎么会不心惊?

 我的口无遮拦有些是在忍无可忍的的情况下,发自内心的爆发,而更多的则是一时的犯浑。这种犯浑往往面对的是我认为已经可以不设防的朋友。如上面说的那个事例就属这种情况。

 其实我也知道,尽管可以不设防,可也难免产生误会。而越是知心的朋友,产生了误会就越难澄清,因为他碍于情面不做出反应,你发现了隔阂又不好去解释。你怕你的解释是“此地无银三百两”,反倒会伤了朋友的感情。

 我为什么要在这里说这些呢?因为我自以为我已经在博客中有了几个朋友,有些得意忘形,开始放肆了。我开玩笑已有过口无遮拦,我已经开始与朋友发生争论,我感到已经有曾经要好的朋友与我疏远了。……

 雪梦薇曾对我“做一个不讨人嫌的好老头”的心愿提出过质疑。我想,因为她是我的新朋友,所以还不了解我讨人嫌的地方,而我的老朋友们大多已领教过了。我今天写这个,就是要让大家全面了解一下我的讨人嫌。新朋友们看过后,可以掂量一下,看看我这个人是否可以成为朋友?老朋友们看过,也可以斟酌一下,看看我这个朋友是否可以继续交下去?

 倔就是蠢  蠢必然倔,朋友们看完这篇文章,一定会感到我的立题还算准确吧?所以,那些称我为“聪明的老倔头”的朋友们,你们也该修正一下你们的判断了。聪明怎么还能倔呢?这简直太荒谬了!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0)| 评论(4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