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lxfryl的博客

一个退休了的,还不算老的老人的消闲空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学生时代,无限热爱毛主席,狂热地参加文化大革命,但没迫害过人。下乡当农民,曾被埋在菜窖里,曾在卡车上被电线把下巴撸掉一层皮,但没有死。回城当炼钢工人,身上三处骨折,多次被烫伤,但未落下残疾和疤痕。写过小说,当过记者,但无一令自己满意的作品。做了20年国家公务员,没跑过官,没坑害过老百姓,没大富大贵,但落下了个好名声。这就是我,一个历经磨难,却无怨无悔无愧的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还是吐出来好!  

2008-07-15 07:32:07|  分类: 三言两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还是吐出来好!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 还 是 吐 出 来 好!

 

 奥运圣火境外传递遭遇阻碍,燃起了中华儿女心中的怒火,坏事变成了好事:奥运圣火境内传递草草应付,浇凉了人民群众满腔的热情,好事变成了坏事。这些天来,我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,奥运圣火的国内传递为何如此低调?各地都花了大力气进行准备,可传递时间却都压缩到两个小时多一点。那些火炬手们,举起火炬还来不及很好展示自己的风采,很好领会神圣和自豪的感受,就已经有下一棒将其拦截了下来。昨天妻子看长春市火炬传递的实况转播,她为各棒间传递掐了时间,发现每个火炬手传递火炬的时间竟然只有15秒左右。我真是奇怪,难道那奥运精神中“更快”两字是要这样来体现的吗?

 更让人感到不解的是,火炬的传递竟要限制群众的观看。前几天我看到一位博友的一篇文章,她说她的儿子起大早去观看圣火传递,可费尽周折也没能接近现场,只能是乘兴而去,败兴而返。昨天火炬在长春传递,我没有去观看,可听单位被组织去观看的同事回来说,有些群众早晨四点多就已经占领了指定给我们单位的位置。他们对国家机关干部来替换他们的位置很反感,他们说:“你们有什么了不起?你们吃着我们给的俸禄,还总要高我们一等……”。我真为这些群众感到悲哀,他们不知道,他们只是起了个大早才争取到了观看圣火传递的权力。到这时他们还要和国家公务员争高低,我不知如果他们意识到这些公务员并不是来与他们争位置,而是来防范他们的,他们又该作何感想?

 在我们自己的国土上传递火炬,为什么要搞得草木皆兵、如临大敌?我们的地方领导们为什么这样缺乏信心?其实对此,我是在奥运圣火在长春市传递的三天前才搞明白的。那天我去参加一个会,会前的闲聊中,一位大领导竟对着来检查工作的中央部委领导说:“祥云,其实就是个不祥之兆”。听了这话我猛吃一惊!可细细一想,那位领导说的也是实话。这火炬对他们的确是威胁太大,火炬传递出了差错他们是要负责任的。咱们是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,哪里会知道大人物们的苦衷?

 由此我也明白了另外一个道理,我在前面一篇文章中曾说:“中国不乏好的国家领导人,也不乏爱党爱国的人民群众,缺的是真正能够‘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,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’的各级官员”。可这又是为什么呢?现在我明白了,因为国家领导人想的是要如何治理好这个国家,人民群众需要的是有个富强的祖国做依靠。而各级地方官员就不同了,他们中的很多人,甚至可以说大多人,想的只是怎样把自己的位子坐牢、坐大,或者是怎样让他们取得现有位子投入的成本增值。可以说,立场决定人们看问题的角度,而对问题关注的焦点不同又决定了人们的立场。所以让地方上的官员和中央、和人民群众想到一起,这是一件很难的事。

 北京奥运会快一点来吧,让中国的老百姓快一点享受到它带来的欢乐:让中国的领导人和所有组织者、参与者快一点享受到成功的喜悦。当然,那些本来把这件事视为与已无关,却要为它担惊受怕的人们,我们也要让他们早一点松弛下来。

 有几个喜欢看我日志的朋友都表示,他们不愿议论时政。我本来也不想再写这些,可看到一些不顺心的事,我是如梗在喉不吐不快。我想朋友们都希望我能多活几年,那就让我把想说的说出来吧!免得憋闷坏身子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8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