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lxfryl的博客

一个退休了的,还不算老的老人的消闲空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学生时代,无限热爱毛主席,狂热地参加文化大革命,但没迫害过人。下乡当农民,曾被埋在菜窖里,曾在卡车上被电线把下巴撸掉一层皮,但没有死。回城当炼钢工人,身上三处骨折,多次被烫伤,但未落下残疾和疤痕。写过小说,当过记者,但无一令自己满意的作品。做了20年国家公务员,没跑过官,没坑害过老百姓,没大富大贵,但落下了个好名声。这就是我,一个历经磨难,却无怨无悔无愧的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成也“半瓶醋” 败也“半瓶醋”  

2008-05-01 22:32:33|  分类: 五味人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成也“半瓶醋” 败也“半瓶醋”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

 五一假日活动中,喝喜酒是重要内容之一。今天去参加一个同学孩子的婚礼,老同学又聚在了一起。

 席间同学们畅谈往事,话题扯到了我的“样样通”上来。我说:“我这人一辈子就这样,见啥都想学,可没有一样精。就说当时在学校吧,打篮球我在班上是三把手,打排球是四把手……游泳就更不用提,第一次横渡南湖,往回游到一半就腿肚子抽筋,要不是诸位一把一把地把我推回岸边,我这条命早就没了。”一同学听罢哈哈大笑说:“游泳你确实差点,可你会救人呀!”这样,我们的话题就又转到了那次救人上。

  文化大革命进入到1968年,武斗硝烟散尽,学校实现了大联合和“三结合”。当时虽说提出要复课闹革命,可动乱刚过,师生们哪会有心情上课?所以,当时学校的军宣队就只能组织我们去支工和支农。这年的初夏,我们年级两个班同学到市郊的小南公社帮助社员插秧。中午歇晌时,有同学说,附近有一片水塘可以游泳。干活出了一身臭汗,有个地方游泳冲凉,那可是太美了。于是,我与六七位同学欣然前往。

  那些水塘在一个早已断流的河套中,因为人们经常在这里挖河沙,挖出一些大坑来,积水后就形成了水塘。因为是沙坑,所以水很清,我们见到这样好的水,急忙脱去衣服跳了进去。游了一会儿,我们见旁边的另一个水塘中人少些,就转移到了那个水塘中。这时,我忽然想起我的眼镜放在了下水时那个塘边的衣服堆上,怕岸边那些嬉闹的孩子给我踩坏,就一个人游回去取。

 当拿到眼镜往回游时,我见一个游泳的初学者在我的前面游着,他游上一段,就站起来呼吸一阵。由于这水塘是挖沙形成的,所以塘底不平,只见他站起身来有时露出了胸,有时露出了肚子。因站起时找不准落脚的位置,所以每次站起时样子都很狼狈。我在后面看着好玩儿,就不时地向他那边看上一眼。就在我即将接近他时,突然我见他因站起时脚没有踩到底,一下子淹没在水中。只见他两手在空中胡乱抓着,拼命挣扎。我急忙向他游去,但没等我游到他身边,他已沉了下去。我游到他沉没的地方,头朝下向下潜去,但连着两次都没摸着底。我知道凭我这点水性,是摸不到他的,就急忙游到岸边去喊同学。

 我那几个同学都是游泳高手,他们过来后很快摸到溺水者,将他拉出水面。我们大家簇拥着将他抬到岸边,只见他圆睁的双眼和龇着的牙上全是沙子,样子十分可怕!“快做人工呼吸!”我喊了一声就骑在了他的身上。两个同学按我的吩咐拉着他的胳膊做屈伸,我则用双手去按压他的前胸。我当时头脑中并没有心脏起搏的概念,只是在医院中见到过抢救病人,就依样画葫芦地在他的前胸一下一下地按压。不知过了多久,那溺水者“哇——”地大叫一声缓过气来,从他的鼻孔中喷出了几粒带着血丝的高梁米饭粒来。我松了一口气,停下双手。这时我才发现,因为我手上和他的身上都粘着沙子,我已经把他的前胸揉破了皮。

 就在我们抢救溺水者时,与他一起来的人已经去附近的一家工厂求救。当他有了气后,一辆卡车正开过来。待卡车停稳,我们就将他抬上了汽车。……回到插秧的水田那里,因为迟到,我们免不了被军宣队长训斥了一番。但无人申辩,因为我们都觉得,做“无名英雄”更加光荣……。(那溺水者是小南一所技校的学生,出院后曾给我们学校送来一封感谢信,主要是感谢那第一个摸到并将其拉出水面的同学,我们其他参与抢救的同学仍然做我们的“无名英雄”。这其中还有一些故事,因与此文无关,故不赘述。)

 听同学们七嘴八舌议论完这段英雄壮举后,我说:“那时我只知道有人工呼吸一说,根本不知道我给他做的是心脏起搏。瞎猫碰死耗子把他给鼓捣活了,看来有时半瓶醋也能派上用场。不过,你们知道我下乡时给人打针的事儿吗?”见两个和我一户的同学忍俊不禁,其他同学都急着让我讲,于是我又讲了下面的故事。

 刚下乡后不久的一天,一位社员来到我们户,问户里有没有同学会打针?我见同学们的目光一下子落在了我身上,就慌了神儿,急忙说:“我可不会打!”。一个同学说:“他家有搞医的,他要不会打,就没人会打了。”也不知那社员是怎么理解的这句话,一下子就盯上了我,苦苦哀求说:“咱这儿离公社卫生院八里多地,孩子到打针时候了,就一个会打针的王英也不知跑哪去了,你就去给打一针吧。”我再三解释也没用,看着那社员的神情,我简直成了个见死不救的冷血动物。老倔头那时就倔,我当时想,咱没见过肥猪肉,还没见过肥猪走(肘)吗?打个针有什么了不起!于是,我与两个同学来到那社员家。

  烧开水煮针头和针管——用一根筷子敲掉溶剂玻璃瓶的瓶嘴——把溶剂注入青霉素瓶中——溶解后抽入针管中——再排出针管中的空气。这些,我做得有板有眼,宛如一个内行。可当那孩子的屁股对着我时,我却不知该往哪里扎了。这也难怪,虽说我没少看人打针,可我又怎么能盯着人家的屁股看啊?当时如果我冷静一点,摸摸自己的屁股,回忆一下自己挨扎时的部位也就好了。可当时我也许是太紧张,也许是太自以为是,心想,哪儿肉厚扎哪儿恐怕是不会错的,于是我就向那孩子的臀尖处扎了下去。多亏我这人心太软,由于力道太轻,那针尖只刺透肉皮不到一厘米深就停下了。听着那孩子的哭声,我不忍心再扎下去,就匆匆忙忙地把药推了下去。结果,那药大部分被挤出外面,仅有一点留在了那孩子的皮肉中,让那小屁股上鼓出了一个指甲般大小的包。一刹那间,我已是大汗淋漓。我感到我身上所有的毛孔都张了开来,我浑身燥热,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……回到集体户,我一改往日的斯文,(我在一篇文章中曾说,我在集体户时,女同学给我起外号叫“狗绅士”,白桦见到后,猜我那时一定是很斯文,也许的确如此。)歇斯底里地对同学大骂一通。同学们莫名其妙,都不敢回话。可第二天同学们返过劲儿来,就穷尽了一切“恶毒语言”讽刺挖苦我。当然,到那时我也缓过了劲儿,对他们的嘲笑我已经不再脸红。

 后来,当我对我那搞医的姐姐提起这事时,姐姐说:“幸亏你扎得浅,你要给人家扎到神经,那后果不堪设想。”听了这话,我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。原来那不仅仅是一起丢脸事故,而差点酿成一起重大医疗事故啊!

 也许散树会说:又喝多了!怎么又把酒桌上的故事搬上来了?这里,我说句实话,我这人平时木讷得很,喝点酒头脑反倒会清醒些。写前面两篇文章时,就因为没喝酒,所以说了些不中听的话。现在喝酒了,就能悟出一点道理来了。我觉得这两个故事多少可以给人这样几点启示:第一是,我们获得知识的途径是很多的。日常生活中,我们如注意去观察,就会学习到很多有用的知识。我们切不可小看了生活这一课堂。第二,我们不应拒绝学习知识,有半瓶醋就比没有强,有时半瓶醋也会有用。我们学一点就是一点儿,那半瓶也是一点一滴装进去的。如果我们再一点一滴地装下去,虽然不至于装满,但总是会越装越多的。第三,要正视自己的半瓶醋,切不可不自量力。不满就是不满,不满要想办法往里装,切不要像我那样“往外装”。“往外装”不但丢脸,而且还会害人害已!

成也“半瓶醋” 败也“半瓶醋”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 哇呀!我又把我自己装了进去!有人一定又会说,你总给别人挑错,不是“往外装”吗?趁我现在还算清醒,我要申辩说:我给人挑错决不是害人,如果说害已也许是的。但“利人损已”该是多么高尚啊?我这人只要心里觉得舒坦,别人说什么我是不在乎的!
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9)| 评论(2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