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lxfryl的博客

一个退休了的,还不算老的老人的消闲空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学生时代,无限热爱毛主席,狂热地参加文化大革命,但没迫害过人。下乡当农民,曾被埋在菜窖里,曾在卡车上被电线把下巴撸掉一层皮,但没有死。回城当炼钢工人,身上三处骨折,多次被烫伤,但未落下残疾和疤痕。写过小说,当过记者,但无一令自己满意的作品。做了20年国家公务员,没跑过官,没坑害过老百姓,没大富大贵,但落下了个好名声。这就是我,一个历经磨难,却无怨无悔无愧的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右派学生交待之一 : 我与“三家村”成员的关系  

2008-04-13 22:23:59|  分类: 五味人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右派学生交待之一 : 我与“三家村”成员的关系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

 

 忙完了“发挥余热”的正事,又能坐在电脑前玩我的闲事了。写点什么呢?前两篇文章是在散树的启发下写的,我想这次我该接易仁老弟的招了。

 易仁老弟发出通牒,勒令我交待问题已经有几天了,这叫我诚惶诚恐。我知道这一次是来正格的了,我必须严肃对待。避重就轻肯定是不行,蒙混过关更会罪加一等。所以这一次我一定要交待我历史上最严重的问题,也就是我这张“纸”上最大的“污点”——文革初,我为“三家村”翻案而被定为右派的问题。

 请不必惊讶,我说的“三家村”并非人们所熟知的那个“三家村”。其实,我与邓拓、吴晗、廖沫沙并无来往,当年我只是喜欢他们的文章而已,给他们翻案我还没有那水平和胆量。我所说的“三家村”并非他们那个“总店”,而是我们学校的“分店”。是文革初,我们学校党支部炮制出来的,高中语文组鄂、蔡、符三位老师的那个“三家村”。

 说这件事,就要从我与这“三家村”成员之一符老师的关系谈起:

 符老师是湖南人,他教我语文课并做我班主任时,我18岁,他31岁。那时我在争取入团,他在争取入党,应该说我们在很多方面都很相投。他既是我的良师也是益友,既是我的师长也是兄长。在班级中,他对一个老红军家庭出身的女生非常关心,对一个国民党军官家庭出身的男生非常重视。那个男生当然就是我。我那时要求入团,但家庭出身包袱背得很重,是他开导和鼓励我,让我卸下了包袱。为了我的成长进步,他竟会滥用班主任的职权,借口当时的班长身体不好,勒令她休息而让我代理班长。我正是在他的帮助下才加入了共青团,这不但使背着沉重家庭出身包袱的我摆脱了精神桎梏,而且让在“人生第一次挫折”后变得谨小慎微的我,开始恢复了原本的天性。

  也许不用说别的,上面那些就足以成为我文革初死保他的理由。但既然这里提到他,我还是想讲两个小故事,来说明他当时对我有多好,而我又是多么信任他。

  越是知道符老师对我好,我就越是对他畏服。平时我对他敬而远之,可到了关键的时候,我就会想方设法去讨好和迎合他。年青人往往会得意忘形和得寸进尺,我那时这个毛病尤为突出。一次,我连续三周没交《周记》,两次没交作文。当我看到符老师板着的面孔和冷淡的目光时,我心中才忐忑起来。又一次上作文课时,我认认真真地写了一篇作文,并且在后面加了个“附记”,对我前段时间的表现作了小结,进行了深刻反省。下午刚上第一节自习,我就见符老师乐颠颠地来到教室,他在《语文学习园地》上粘贴了一些东西就出去了。我心中暗喜:看来符老师午休时就看了我的作文,我的小计谋得逞了。不出我所料,下自习课后,我们去看符老师贴的东西,那正是我的作文和符老师写的按语和点评,他在那按语中还表扬了我“勇于解剖自我”的态度……。三十多年后,当我对符老师提起这件事时,他笑着说:“你以为我看不出你耍的心眼儿吗?我见到你有毛病,就给你点儿脸色,看到你有进步就给你点儿鼓励,这就是我对你的策略……你那时在我的课堂上看课外书,你以为我不知道吗?我只是不想管你。你把语文学好了,我为什么强求你听我讲?”听到这些话,我再次被他感动了,多么好的老师啊!我想,当初我为他而当右派是值得的!

  符老师也并非什么都明白,在生活上他就是一个弱者。他教我时,三十岁还独身一人,完全是个不谙世事的书呆子。有一件事我就没有照他的教导去做,后来我的经验告诉我,那是正确的。高一下学期,我接到了一个初中时女同学的信,第一封是在操场上别的同学交给我的,我打开只看了一下署名,耳根子就热了。见那个同学也凑上来看,就急忙撕成碎片扬在了操场上。第二封是我自己在收发室取回的,看了内容后我十分紧张。我只怕这信继续来,让别的同学得知,坏了我的清名。

 现在,别说是高中生,就是小学生也不会被一封求爱信给吓成那个样子!可当时我们的认识水平就是那么低。学生时代,我们把“爱情”二字视为洪水猛兽,甚至把它与“罪恶”二字视为同义词。记得上初中时,我上政治课看课外书,老师发现后只是拿起来看了一眼就还给了我,可这事却在同学中引起了轩然大波,因为那书的名字叫《我们播种爱情》。为此我磨破了嘴皮去向同学解释,告诉他们,那是一部描写青年人垦荒的小说,爱情是播向大地的。但对男同学我可以解释,对女同学我怎么去解释?这件事正经让我苦恼了好长时间。

 这一次“爱情”真的找到了我的头上,这可怎么好?我简直是乱了方寸。中午我们班与别的班赛排球,因为我的精力不集中,实力强出对手许多的我们班,却差点输掉那场比赛。打完比赛,我吃不下饭,决定去找符老师说清楚。因为我觉得我只有对他说才行,因为他会理解我,也只有他能为我的清白作证。

 当我走进符老师的教研室时,符老师一见我就说:“你来了,我知道你就得来找我。”这让我大吃一惊!接着,他扳着面孔说:“我叫停时就看出你情绪不对,我不让你扣球你有意见是不是?”我一下子给他逗乐了,心情反倒轻松了许多。当我讲了我来找他的真正原因后,他却紧张起来。他先问我自己有哪些想法?听我气急败坏地说我什么想法也没有后,他告诉我回去写封回信,跟对方解释一下,就说现在年龄太小,应该把精力放在求知上……。如此如此一些话,他竟是不厌其详地给我讲了半个多小时。

 这是符老师第一次单独给我辅导作文,我虽然不太情愿去做,但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完成。当我将写好的信交给他审阅时,他的眉头皱起了一个大疙瘩。看完后他说:“这怎么行呢?你的话说得太刻薄、太刺激了,这叫一个女孩子怎么受得了?”他再次不厌其烦地辅导了我半个多小时,让我回去重写。按照他的教诲,我回去重写那封信,但怎么也写不好,于是,我将我好不容易写出的一页,连同前面写的那封信一并撕碎扔进了字纸篓。我第一次对符老师表现出了不信任,因为在我看来,在那个问题上我是“白薯”,他也同样是“白薯”!他尚未取得在那个问题上做我导师的资质。

 符老师是他那个时代知识分子的典型代表,他迂腐的可爱,又正直得可敬。我从农村回城后第二年,单位开运动会,我回到母校去借跑鞋,顺便看望了他。那时人们的穿着几乎全是黑蓝灰三色,根本就没有什么奇装异服。那天,我不过上身穿了件新发的帆布工作服,下身穿了条毛料裤子。也许板正了点儿,光鲜了点儿,他竟以异样的眼光看着我,对我说了许多要注意艰苦朴素之类的话,这让我们多年分别后的第一次见面很尴尬。去年春天,他找我办一件十分平常的小事,开始就先解释,本不想麻烦我,是老伴逼着他来找我。我为他联系好接洽的人,他去了一次,回来对我说人家很冷淡,好象不太愿意给办。我给那位同志打电话,人家说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,让他第二天去。我将情况告诉他并一再解释是他误会了,可他接连给我来了三次电话,问我明天去时怎么说?第三次撂下电话后,我忽然明白过来,我埋怨自己反应太迟钝,急忙给他打电话,告诉他明天我亲自出面为他办这件事。他在电话那边竟笑得像孩子一样开心,说是就在等着我的这句话。

 ……

 不好!真是树老根多,人老话多,我本想交待我的右派罪行,可说起符老师来就跑了题。没办法,已经费劲巴力地写了这么多,也不能白写。于是我换了一下标题,就将这篇作为我交待与“三家村”成员关系的材料。那么既然如此,我也就得交待一下我与另两个老师的关系:

 鄂老师,我校语文组最大的“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”,历史上有问题,解放前曾在国民党部队中当随军记者。这个老师没教过我,彼此只是认识而已。文革初,有一次我在校门口与他走了个对面,我本能地让在一边,等他过去。后来这件事成为我当右派的罪状之一,定性为阶级立场问题。与他的关系我只能交待这一件事。

 蔡老师,比符老师大一两岁,也是位年轻教师,曾教过我一个学期。第一次给我上语文课时,因“匙”字别人读“钥匙”的“匙”音,我读了“汤匙”的“匙”音,他将我赶出了课堂,让我蒙受了平生最大的耻辱。他赶我出去时,准确叫出了我的名字,这说明他赶我出去,决不是因为我的那个发声,而是因为他事先对我已有了解。他实际上是有意要打击我,想要掐我的尖儿。(他是接符老师教我的,一定是符老师给我种下的祸根)虽然有过这样的过节儿,但我可以说,我为语文组“三家村”翻案时,对他是不计前嫌,保他也是真心实意的。

 ……

 写到这里暂时告一段落,我为“三家村”翻案的主要罪行,以及其他右派言行,容我在下一篇中再作交待。易仁老弟说粗制滥造违法,但我知道在这方面尚未制定标准,他无法量刑,就定不了我的罪。况且, “五·一六” 我经历过,“八·一八”我经历过,右派我也当过,我还怕你个“三·一五”吗?我还怕一个小小的质量问题吗?——哇呀!这哪是交待问题的态度啊?罪过!罪过!右派学生交待之一 : 我与“三家村”成员的关系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右派学生交待之一 : 我与“三家村”成员的关系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6)| 评论(2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