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lxfryl的博客

一个退休了的,还不算老的老人的消闲空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学生时代,无限热爱毛主席,狂热地参加文化大革命,但没迫害过人。下乡当农民,曾被埋在菜窖里,曾在卡车上被电线把下巴撸掉一层皮,但没有死。回城当炼钢工人,身上三处骨折,多次被烫伤,但未落下残疾和疤痕。写过小说,当过记者,但无一令自己满意的作品。做了20年国家公务员,没跑过官,没坑害过老百姓,没大富大贵,但落下了个好名声。这就是我,一个历经磨难,却无怨无悔无愧的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也说一说“吃”(童年篇)  

2008-03-24 23:28:21|  分类: 七彩童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也说一说“吃”(童年篇)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 也说一说“吃”(童年篇)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

 

 在散树的博客中,见老兵给她出了个命题作文,她很快就交了卷。于是,在佩服她才思敏捷的同时,我对这 “吃”的命题也产生了兴趣。

 活了太久的时间,吃也吃了六十余年,要谈起吃来,恐怕有说不完的故事,随便拣起点陈芝麻烂谷子,就够咀嚼一会儿了。至于别人能不能嚼出点滋味来,我可不敢保证。

  也说一说“吃”(童年篇)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

  我在《为我的家庭出身正名》中,曾说过我的确是当过三年多的“小少爷”,这三年多的少爷生活,我可能确实“作威作福”过,但都有哪些劣迹呢?不是我认识不上去,实在是不记得了。如果一定要我交待的话,我只能讲这样一件事,这不是在避重就轻,而的确是我记忆中唯一留下印象的事。

  两三岁时,我和哥哥玩铜钱时丢了一枚(也许是根本就不存在那一枚),这件事引起了母亲的极大关注。在到处找都找不到的情况下,母亲认为一定是被我吃到肚子里去了。经过母亲的严厉审问,先是哥哥承认被我吃掉,而后是我在有人证的情况下被屈“打”成招。这当然是一个十分严重的事件,是绝对不能忽视的。母亲经四处打听,得知将韭菜切成段用白水煮,吞服后,可将吃到肚子里的异物排出。当时,我家住在甘肃岷县,那个季节根本就买不到韭菜。怎么办呢?母亲就让人专程去兰州买。韭菜买回来后,我当然得按照母亲的要求,硬将那难以下咽的韭菜段一口口吞下去。后来我听姐姐们讲,那时,她们每天都得拿一根小棍去拨我的排泄物,仔细检查后向母亲汇报。

 那是我生活在剥削阶级家庭时印象深刻的一次经历。我现在闭上眼睛,还能再现出我站在院子当中,被母亲逼供信时的场景。再细细一想,我不能不痛恨那万恶的旧社会,痛恨的道理并不在于我幼小的心灵被摧残,而在于我的父母有那么一点权势,就可以打发人千里迢迢地去买韭菜,这不是剥削和压迫又是什么呢?多年未检讨过剥削阶级家庭对我的影响了,我想在讲吃的故事时,先要对这一罪恶的历史深刻认识一下。

 也说一说“吃”(童年篇)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

童年时其他的事情记不住,但吃的印象是不可磨灭的。我的家回到东北后,因为生活困难,我和姐姐、哥哥很少能吃到好吃的,所以就对在西北时吃过的好多东西非常怀念。比如说西北的凉粉、醪糟、甜醅儿(这个"醅"pei字是红月亮告诉我的)还有沿街叫卖的煮洋芋(就是马铃薯,我总觉得西北的马铃薯比东北的好吃得多)等等,这些都是我和哥哥姐姐在精神会餐时经常提到的。

 当然,最让我一想起来就馋涎欲滴的,还是那在大草原上吃到的草莓。1950年,我四岁时,父母带着我们全家踏上了回东北老家的归途。当行进在大草原上时,我与妈妈和哥哥坐在马车上,姐姐们则在草地上奔跑着,采摘着那些遍地生长着的,熟透了的草莓。她们一边吃,一边把最大最好的装在一个很大的搪瓷缸子中,然后蹦跳着送到车前。我躺在妈妈的怀中,吃着那从来没有吃到过的,神仙才吃得到的美味,看着姐姐们仙女一样,在草地上地飘来飘去的曼妙身姿,高兴得格格地笑着……当见到哥哥的嘴边和鼻尖上,都沾染上了鲜红的汁液时,我难以抑制欢快的心情,突然把两只小手上沾满的汁液一起涂在了哥哥的脸上。我和哥哥互相攻击起来,忘情地嬉闹着。母亲也不拦阻,只是看着我们笑。她笑得那样的慈祥,这给我留下了永远难忘的印象。因为后来在我童年的记忆中,再也没有见到过母亲那样明媚灿烂的笑容。

 人们都知道,草莓原是一种野生的,极难贮存和保鲜的水果。在计划经济年代,这样的水果很难上市,城里人是根本见不到的。所以在童年时,我向我的小伙伴们讲述我吃草莓的经历时,他们只能是傻傻地,羡慕地望着我,而我也很为此感到骄傲和自豪。

 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在我已经三十岁大多时,我才又吃到了草莓。有一天,我在街上见到一位老农蹲在路边,面前放着一些长着圆叶子的矮棵植物。我上前打听是什么,他告诉我是草莓秧。我大喜过望,一下把剩下的十几棵全买了下来。回到家,我将它们种在院子里,当年就结了果。当我终于又见到想念了三十多年的草莓时,我竟然只尝了半颗,那半颗,被强行塞近了妻子的嘴里。而我的父母也是在我的逼迫下每人吃了一颗。当然,再有收获,那就只能是我那七岁女儿的特权了。

也说一说“吃”(童年篇)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第二年,我的草莓就繁殖了半个院子,到收获的季节,每天都能采摘下一小碗了。邻居们,路过的人,问起我那是什么,我就摘两个给他们尝尝。有人向我要草莓秧,我就挖给他几棵。也许有人会说,不就是草莓吗?值得你那样的吹捧吗?我要告诉他,那野生草莓与人工种植的可不同。当年我种的品种也不是现在我们吃到的这种,我种的叫四季草莓,个头只有姆指肚大小,可口感和味道却比我们现在买到的好得多!

     也说一说“吃”(童年篇)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

1953年,父亲因劳累和忧郁等原因,身体变得很坏,于是到北京的姑姑家去边养病边找工作。家里完全由母亲撑起了生活的重担。开始母亲在家里绣枕头、勾织凉鞋,然后拿到市场上去卖。但这微薄的收入并不能满足一家四口人的花销。后来母亲又办理了卖冰棍的执照,白天去卖冰棍,晚上仍然熬夜绣花。母亲卖冰棍的地点是固定的,在长春站前的铁路公寓楼下(当时只有车站前,影剧院和公园门前才有人买冰棍)。我六七岁时,就已经学会了帮助妈妈卖冰棍,并且还经常自己提着一只竹壳暖瓶到站前广场去叫卖。那时人们的消费水平太低,吃冰棍是很奢侈的享受,冰棍很难卖。当时的冰棍都是五分钱一根,我们卖一根能挣一分钱。遇到炎热的天气,能卖上百八十根,这一天就算是发了。遇到阴天下雨,不歇业的话,去厂家取货也不敢多取,不然,卖不出去就会赔本。记得一次我与妈妈去进货,因天气不好,妈妈只要了十根冰棍。

 建国初期,一部分物资比较匮乏。私营企业的原料供应受到限制,所以冰棍的质量就比国营企业的质量差。那时的冰棍只有三个品种,叫做牛奶的、鸡子儿的和咖啡的(实际上是红糖的)。我家在公私合营的企业拿货,所以红糖的冰棍比例就多些,这样在与旁边卖国营厂家冰棍的摊主竞争中,就处于劣势。我那时,有近水楼台的方便,吃冰棍的机会要比别的孩子多些,因为每当卖不出去时,我就能吃到已经化得拿不成个儿的冰棍,或者喝到已经完全溶化了的冰棍汤。但不管是糊状的还是水状的,颜色都是暗棕色的,因为那就是红糖的颜色。

 那白色的、黄色的冰棍是什么味道?为什么买冰棍的都一定要买鸡子儿和牛奶的呢?这对我这个卖冰棍的孩子来说,一直是一个迷。我多么想尝一尝那黄色或白色的冰棍呀!于是有一天,我省下了妈妈给我的五分钱午餐钱,到旁边李婶的冰棍摊上买了一根鸡子儿的冰棍。我没有想到,我的这一举动让李婶也感到费解,她将这件事告诉了妈妈。当妈妈问起我这事时,我吓坏了,自己家卖冰棍却去照顾别人的生意,这实在是大逆不道!可我更没有想到的是,妈妈听了我的解释后,呆呆地看了我好一会儿,她从冰果箱子中又拿出一根牛奶的冰棍递到我的手中说:“以后想吃什么样的就吃什么样的,妈妈是卖冰棍的,还供不起自己的孩子吃吗?”

 也说一说“吃”(童年篇)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

 小时候,我们很少能吃到水果。那时,萝卜、西红柿、甚至茄子、青椒都会被我们生吃,成为我们补充维生素C的零食。我家卖冰棍那儿的铁路公寓里,住着很多跑车的列车员。他们很喜欢我们姐弟三个,经常照顾我们的生意。每天晚上,他们在公寓里打扑克,见出输赢后,就会用绳子把一个用藤条编成的小筐从楼上系下来,我们就拿出筐中的钱,再把冰棍装进去。我们曾问起那精致的小筐是做什么的,他们告诉说,那是装苹果卖的。就这样,我们由那筐而产生了对苹果的向往。一次,一个跑济南线的列车员对妈妈说,你的几个孩子太苦了,济南的苹果很便宜,给他们买一些吃吧。妈妈经过了一番思想斗争后,交给了那个列车员一元五角钱,让他给捎一些回来。几天后,那列车员回来了,他给我们提回了一大袋苹果。现在回想一下,那时的一元五角钱,在苹果的产地买,是可以买到十多斤的。那次吃苹果印象,虽然比不上吃草莓,但也是够深刻的,可惜的是,这样的好事,我们小时候是太少有了。

 有一次,我在部队中一个姐姐的战友路过长春,到我家来探望。他也知道我家几个孩子很苦,就想犒劳我们一下。他决定带姐姐和哥哥去看评剧,认为我太小,可能不会有兴趣,就没给我买票,而是给我买了一大堆苹果,让我在家里吃。这样的歧视和不公平待遇,让我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。我当时没说什么,可他们一离去,我就号啕大哭起来。妈妈怎么劝我我也不听,后来她不再理我,直到我哭累了,才在委屈中睡着。第二天,姐姐和哥哥主动要给我讲评剧中的故事,我堵气不理他们。他们吃苹果,我把头扭向一边,看也不看一眼。其实那苹果对我的诱惑力太大了,可比起面子来哪个更重要?我是不会轻易下台阶的!就这样,本来是属于我的苹果都进了姐姐和哥哥的肚中,而我落得个鸡飞蛋打,什么也没得到。唉——我这不识时务的毛病是根深蒂固的,难怪折腾了一辈子,也没成为俊杰。

又写得太长了。 还有一些关于“吃”的故事没有说,只好临时决定,分成《童年篇》和《成年篇》两部分来完成了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1)| 评论(3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