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lxfryl的博客

一个退休了的,还不算老的老人的消闲空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学生时代,无限热爱毛主席,狂热地参加文化大革命,但没迫害过人。下乡当农民,曾被埋在菜窖里,曾在卡车上被电线把下巴撸掉一层皮,但没有死。回城当炼钢工人,身上三处骨折,多次被烫伤,但未落下残疾和疤痕。写过小说,当过记者,但无一令自己满意的作品。做了20年国家公务员,没跑过官,没坑害过老百姓,没大富大贵,但落下了个好名声。这就是我,一个历经磨难,却无怨无悔无愧的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天作之合 我与妻子的故事(二)  

2008-02-03 15:06:06|  分类: 五味人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天作之合  我与妻子的故事(二)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

 

 送妻子那批同学下乡回来的第四天,我到学校去。在校门前一个同学告诉我:“收发室有你一封信”。我的心一下子跳得快了起来,因为我很少在学校里接到过来信,而这时有人给我来信,那一定是……我急忙跑到收发室,拆开信先看后面的落款。那信的后面是两人的署名,而妻子的名字署在后面。人在这时想问题总往好处想,我想这信一定是妻子写的,(后来我知道,事实并非如此。)因为在我看来,执笔者是该谦逊点的。那信很简短,在简单介绍了一些情况后,结尾的一句是:“这个大队还准备接收两个集体户,希望你能来。”我不禁欣喜若狂——她在召唤我,我应该到长岭去,到她那里去!

 我立即行动起来,而且办事的效率出奇的高。第二天,天下着大雪,我带着两个同学,一家一家走,当天就将集体户组建起来。这个户的人员中,包括了我们班六名团干部中的五人,原由班主任组建未成的三个户中六名户长中的五人,应该说几乎集中了我们班的全部精英。当时,我因家庭出身问题接连遭受打击,无意再挑头主事,同学们接受了我提出的人选,确定了两名户长。集体户组成名单上报到校革委会后,我们立即被告知,我们这一批五天后出发。同学们都感到太仓促,可我当时却觉得五天的时间也够漫长!现在,想起这些事,我深感愧疚!我是为了自己,把他们带到了那以风沙和盐碱著称的不毛之地。他们本可以去更好一点的地方,离家更近一些的地方。他们出于对我的信任跟我走到了一起,却不知我有着“不可告人的目的”!

 与妻子那批一样,我们这一批也是去长岭县。不同的是我们这次是乘火车,到达太平川车站后,才由先行去踩点的老师将我们分别发配到各自该去的地方。真是命里注定,我们这一批来的,要分散到四个公社,二十几个生产大队,最远的集体户之间相距七十多华里,可我们户就偏偏分配到了妻子所在的生产大队。

 到达公社所在地后,妻子那户的同学来迎接我们。大家见了面,好象是久别重逢,有说不完的话。这时的我,却一下子松了劲儿,再无勇气去与妻子打招呼,而她也如不认识我一样,根本不与我搭话。

 在火车上时,三个去另一个集体户(我的一个特别要好的朋友在那当户长)插户的女同学一直在做我的工作,让我去她们户,这件事搞得我很紧张。当天晚上我们安顿好后,我赶紧“肃清余毒”,把我们户的女户长叫过来谈话,对她说:“车上那几个女同学和我谈了一路,是×××交给她们任务,叫她们动员我到他们户去。你替我向女同学解释一下,不要有什么误会。”其实,我内心中是怕此事传到我妻子的耳中去,引起我妻子的误会。人说爱情是自私的,这自私竟会表现在方方面面,我只怕误会给自己带来影响,可就未顾及我的作法又会产生新的误会,给他人造成影响!

 妻子所在的村子与我所在的村子仅距一里多地,可谓是鸡犬之声相闻。可是,离得近并未给我与妻子关系的进展带来帮助。也许离得远些我们可能会通信,可离得近了我却完全没了章程。因为生产大队的队部设在妻子所在那个村,我每次到大队开会或去小卖店买东西都会去她们户坐一坐。但每次都只到男同学住的屋子,同男同学聊上一会儿。妻子偶尔也来我们户,每次也只是与女同学接触。在集体户时,我仅与妻子谈过一次话,当时,还真是她把我让进女同学房间的。那次我第一次与妻子有了思想感情上的交流,但那也只不过是一次集体的交谈。

 在集体户我虽不是户长,但户内的一些大事差不多都是由我张罗。那时我们盖房子需用的芦苇,冬季取暖要补充的柴草,都要去三四十里外的苇塘、荒甸和沙岗上解决。因为我在各个集体户都有朋友,所以联系吃住的地方很容易。妻子那户的同学都才十六七岁,特别是男同学更不成熟,所以在这些事情上我总是想着他们,主动提出带他们一起去。有一次我提出让他们出一名女同学去帮忙做饭,内心里是很希望能把妻子给我派去,但结果并未能如我所愿。

 其实,向妻子表现的机会还是有的、可我却总是错过。下乡第二年的春节前,我先到离我们三十里外的一个集体户小住了几天,然后与这个户的男同学一起回家。在四平换乘后,在火车上我见到了妻子。她穿得十分臃肿,脚下放着两个大大的旅行袋。我问她和谁在一起,她指指旁边的一个小女孩说:“我们队老宋家的,到长春她姑姑家去。”我和妻子只简单交谈了几句。她告诉我,她这次因为带东西多,买了车票。我说:“火车三点到长春,你们怎么回家?”妻子说:“这孩子有人接,我就只好等到天亮了。”我想说让她等我,我送她回家。可见到同行的几个同学都笑嘻嘻,一脸坏相地看天作之合  我与妻子的故事(二)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着我,我一下又没了勇气。离开妻子后,我心中暗暗拟定了一个计划。因为我们没有车票,得从道口出站,我想,出道口后,我要立即摆脱掉这几个同学,然后跑步去候车室,为妻子扛起旅行袋,送她回家。我甚至想象着在她的家门前分手时的情景——我或许可以问她这些天在长春怎么过?——如有机会是否可以提出再与她见面?——如真能再见面,我就要向她表露我的心迹……。

 我这次回家,因为是先去别的集体户串门,所以就没有带东西。轻手轻脚,这为我实现计划创造了很好的条件。可那几个该死的同学竟一直存心捣乱,出了道口后,竟有两位表示,说家太远,拿的东西太多,要去我家将就一宿。有什么办法呢?于是,我一次最好的机会就这样丧失了。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后来我曾与妻子谈起过这件事。妻子说:“每次坐火车碰到别的男同学,都抢着帮我们拿东西。你可倒好,还对我有意思呢?那次两个旅行袋都是我的,有五六十斤重,我差点被累得吐血!”我抱歉地说:“心中有鬼就会让人遇事不能坦然面对,其实我如果对你没那个意思,那天肯定会去送你,我甚至都可以让那几个同学一起去。”我说这话决非虚妄,我可以非常自信地说,我这人是善良、乐于助人的。可以举这样两个例子:有一个初中女同学,本来因病休学在家,可那时却报名要下乡。由于她浑身是病,哪个户都不要她。是我力主让我们户收下了她,是我力主让她在户里做饭并天天帮她挑水。还有一个,也是后插入我们户的同学,在家中是最小且唯一的一个女孩儿,从小被父母娇惯得孤傲任性,在生产队与谁都处不来。她铲地时也挨拉,别的女同学有人接,她却没有。那时总是在二孩子把我接上来后,我再回头去接她。做这些事时我就很坦然,可谓是心底无私天地宽吧?当然,这无私也可能让天地变窄。什么意思?恕我不多解释。(我后来的文章中提到了这两位同学,为这一句话作了诠释。相关链接:《好人的烦恼(上)》)

 从1970年起,下乡知青开始返城,我们的心都不安分起来。就在这时,我与妻子关系发展的第二个关键人物出现了。我们户有个同学,在学校时同我的关系不是很近,他是因为我将其女朋友组入了我这户才跟着来的。(对了,这里我需交待一下,那第一个关键人物的女朋友后来并未托付给我,因为我们下乡的地方离长春太远)下乡后,我们脾气相投,处事的态度也一致,所以相处得比其他人更知心。1970年5月的一天,他突然对我说:“听说你对六队集体户的×××有意思?”我问他怎么知道的?他说是我们户的第一任男户长召工回城前对他讲的。我下乡组户时,这事只对两个人讲过,下乡后他们开始还向我打听一下,后来因看不出任何进展,也就淡漠了。现在终于又有人向我提起,我就很情愿地向他道出了一切。他听完我的讲述后说:“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这样闷着,眼看大家就各奔东西了,你错过机会要后悔一辈子的!”几乎是与那第一个关键人物一模一样的话。别人都看得很清楚,可我却只缘身在此山中,我深感我在这一问题上的无能。当时,妻子与我这位同学同在大队小学代课,接触的机会较多。这位同学就主动请命:“你不好意思说,就写一封信,我替你交给她。”……

 第二天,那位同学把我写的一封简短的信,交到了我妻子的手中。信交出的第二天,大队开会,妻子见到我非常紧张。她躲在同学中间,不敢抬头看我。我想同她说话,一直也没得到机会。

 为我传信的同学做了好事,立即得到好报。第三天他就与另一个同学被通知去体检,第五天就被前郭炼油厂通知合格录用。而第八天,工厂就会来车接他们,让他们告别这脸朝黄土背朝天的贫乏和困顿生活。

 那天,我们去公社为两个即将成为工人阶级一员的同学卖粮,(当时,农民转为吃供应粮的城市户口,需要将一年剩余的口粮卖掉)回来的路上,见妻子急匆匆地迎面走来。她对我们说:公社让她马上去,不知是什么事。会是什么事呢?我当时还真没猜出来。

 傍晚,我们正在准备为两个同学送行的晚宴,妻子来了。她从公社回来后直接来到了我们户,我听到她在女同学那屋大声说话。原来,这一批招工的同学中,有一名体检没合格,公社临时将她补充上,明天就要去体检,如果合格,后天就与我这两个同学一起出发。

 事情来得太突然了!我不知如何是好。我守在门前等她出来,只是问她:“你决定了?去吗?”“不去怎么办?这个地区哪有几个好单位?这个厂是省属企业,离长春还近,机会难得啊!”“对!对!我听说下一批是大安碱厂,条件艰苦,离长春还远。”我随声附和着,心中怅然若失,再也不知该说些什么……。

 又一次为她送行。这次,我送给她与另外一个同学(我曾把她送我的毛主席纪念章送给我的妻子)的纪念品是笔记本。给她的题词是“雄关漫道真如铁,而今迈步从头越”,给另一位同学的是“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”。后来,妻子对我提起,那位同学曾问过她为什么题词不同?我想,那位同学都感到了这微小的差异,妻子是更会懂得我的深意的。

 给同学们往车上装行李时,我偏偏将妻子的柳条包提手给拉断。当前来接他们的汽车渐渐远去时,我心中充满了惆怅。妻子没向我表明她的态度,我也决不可能再去询问。我追随她来到长岭,不可能再追着去前郭。命运之神决不可能总是把好运降临给一个不善把握机会的人。也许,那被拉断的柳条包拉手,就是在向我预示着什么!……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8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