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lxfryl的博客

一个退休了的,还不算老的老人的消闲空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学生时代,无限热爱毛主席,狂热地参加文化大革命,但没迫害过人。下乡当农民,曾被埋在菜窖里,曾在卡车上被电线把下巴撸掉一层皮,但没有死。回城当炼钢工人,身上三处骨折,多次被烫伤,但未落下残疾和疤痕。写过小说,当过记者,但无一令自己满意的作品。做了20年国家公务员,没跑过官,没坑害过老百姓,没大富大贵,但落下了个好名声。这就是我,一个历经磨难,却无怨无悔无愧的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母亲的传奇故事  

2008-12-16 14:31:05|  分类: 五味人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母亲的传奇故事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

 

 母亲的一生并不平凡。她年轻时在家乡教过小学,结婚后与父亲搞过义勇军,她的脚上有一处枪伤的疤痕,那就是当年搞义勇军时留下的。不知为什么?父母都不太对我们讲起他们搞义勇军的事情。我想,这可能是因为那是他们一次失败的经历。而更大的可能则是,用当时的阶级斗争学说对照,他们对自己的那段经历无法定性,所以他们并不觉得他们有资格去炫耀。

 母亲一生走南闯北,经历复杂。我小时候,母亲与她的那些姐妹们坐在我家的床上绣花时,经常海阔天空地讲起她的经历。我当时很喜欢听,也能听懂一些。现在,当我和哥哥姐姐们在一起回忆母亲时,她们为我能知道那么多母亲的事情而感到惊讶!但是,我所知道的毕竟仅仅是一些皮毛,并不能说清细节。这里我仅想讲几件别人经常提起,而我也可以多少讲清楚的事情。

 一、姨妈讲的故事

 在姨妈的心目中,母亲是一个被哥哥和姐姐(母亲从小失去父母,是跟着我的舅舅长大的)给娇惯得桀骜不驯的老姑娘。所以姨妈讲起母亲年轻时的事情,总是带着批判的态度。她曾讲起母亲小时候反对缠足而要纵火烧孔庙的事;也讲过为了抗婚而与自己的亲娘舅翻脸,以至于以武力相威胁等一些事。这些事情中,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母亲的抗婚。母亲是在十四五岁时,接受了一些新思想,通过抗争才读上了小学。二十多岁她高小毕业,当了一名教师,教朝鲜族的学生。母亲人长得漂亮,又经常抛头露面,于是就引起了当时军阀队伍中一个白姓团长的注意。母亲的舅舅是当地一家有钱有势的大地主,与这白团长交往甚密。他未经与母亲和母亲的哥哥商量,就答应了那白团长提出的婚事。舅舅很老实,对自己舅舅的作主不敢提出异议,但母亲坚决不同意。在闹了几次都无结果的情况下,一次母亲听说那白团长在她的舅舅家喝酒,就一个人闯进了她舅舅家里。母亲的舅舅家有炮台,家中雇有炮手,养着二十多支枪。母亲到舅舅家后,抄起一支枪就冲进上房。见她舅舅和那白团长正盘腿大坐在炕上喝酒,就举抢向房顶连开几枪。她指着自己的舅舅大声喊道:“我妈死得早,你什么时候管过我?现在想替我作主,你有什么资格?”“你自己有姑娘,为什么不把自己的姑娘嫁给他?”说着,母亲又将目光盯向了那个白团长说:“告诉你,谁也别想打我的主意,姑娘的事自己作主!谁要是逼我,咱就都别想好!”,那白团长见了这阵势,急忙从炕上下来,双手抱拳向母亲施礼:“老姑娘,我不知道你是这个态度,要是知道,小可绝不敢有这个企图。”……

 姨妈向我讲起这些时说:“其实,那白团长人长得精神,我和你大舅也都看上了,只是不敢和你妈说出我们的意见。想不到你妈能那么去闹!从那以后,我们和你舅姥爷家就结了仇,后来都不来往了。”

二、大表姐讲的故事

 大表姐是大舅的女儿,比母亲只小七岁。母亲与父亲搞义勇军失败后,逃到北平(北京)。生活安定后,就把大表姐接到了北平。后来由父母作主,大表姐嫁给了父亲的一个朋友。表姐与姨妈不同,提起母亲来她只有仰慕,佩服得五体投地。她给我讲述过这样的故事:

 芦沟桥事变后,父亲再次组织抗日武装去打日本鬼子。男人们抗日去了,女人们也不愿当亡国奴,于是,母亲就带着表姐和她们的孩子向后方逃亡。那时,母亲已经有了三个女儿,而表姐也有了一个儿子。两个柔弱的女子,抱着、拖着四个幼小的孩子,拚着命向西逃。上面有飞机,后面有追兵,其情其景,表姐在向我们讲述时,仍然是心有余悸、感慨万端。

当一行人逃到山西的某县城时,又有敌机来轰炸,母亲就拉着表姐和几个孩子到一个城门下躲避。那城门下挤满了人,有几个国民党部队溃败下来的士兵,见到母亲和表姐带着的包裹,就过来抢。母亲和她们厮打在一起,最后包裹还是被抢走了。表姐埋怨母亲说:“老姑,你能打过人家吗?现在包袱让人抢走了。看你,脸也被打破了,衣服也撕坏了……”母亲不等表姐说完就说:“我跟他们没完!”表姐说:“你拿人家又能咋样?”母亲说:“我找她们当官的去!”说着,她张开手,把手中攥着的东西给表姐看。原来,母亲在厮打时,扯下了一个败兵的胸章。

 母亲带着她的一行人,按照胸章上的番号,找到了那些败兵的团部。母亲亮出了自己的身份后说:“我们当家的去打日本鬼子,家属却要受你们的欺侮,你们还有没有点中国人的良心?”那当官的听了母亲的叙说,急忙派人去处理。只一会儿,那几个败兵就由他们的连长领着把包裹送了回来。那当官的大声呵斥着,让几个败兵跪下。他征求母亲的意见,问怎么处分这几个人?母亲这时却说:这样的兵要严加管教,不过现在国难当头,也别太难为他们,留着他们打鬼子还有用。

 表姐在给我讲这些时,脸上带着崇敬的表情,而我也对母亲肃然起敬!是啊,母亲以自己的智慧和勇敢,不但找回了包裹,而且还找回了尊严,母亲真是了不起!

三、二姐和三姐讲的故事

 这故事我早就听人讲过,可一些细节不十分清楚。去年和二姐、三姐在一起时,讲起了母亲,就让她们再给我详细讲了一遍。

 西北解放后,父亲在解放军办的起义投诚军官教导团学习。他托人捎信给母亲,让母亲带着孩子回东北老家。等他学习完了,就追上来与家人会合。母亲接到信后立即带着一家人动身,走到甘肃静远县一个地方后就住了下来,等候父亲的消息。当地有一个土财主,侄子是个土匪头,看上了我的大姐,就让他的叔叔来“提亲”。母亲表示,我们家要回东北,不会把女儿留在这里。可那地主说:“我那侄子是干什么的你知道,这事不答应也得答应,三天后我们就来迎亲。”这哪里是提亲?分明就是来下通牒!哪里是要迎亲?分明就是要抢亲啊!可母亲却临危不乱,她立即开始了自己的行动。当时,父亲有一个勤务兵叫张德志,一直跟随着我家。母亲就让他去县城,看能不能找到父亲的熟人,想办法前来搭救。张德志走后,母亲就找来了房东和几个邻居,对他们讲了自己的处境。告诉他们自己搞过义勇军,打过日本鬼子,双手都能打枪,几个大点儿的女儿也都和父亲学会骑马打枪,请他们把自己讲的这些去村子里散布。晚上她又将带着的银元和细软挖坑埋了起来。她嘱咐三个大点儿的姐姐说:“你们要记住埋东西的地方,我要是不在了,别人打死你们也不能说。以后要是找着你爸爸,告诉他埋东西的地方。如果找不到爸爸,你们也要想办法回东北老家,要回东北全靠这些东西,千万不能让它们落在别人手里。”

 那张德志到县城后,找到那个县国民党保安团团长。那团长听完情况后说:“×××(父亲的名字)我没有见过,但听说过。家里人遇到这样的事,我不能不管。可是我现在正在等着共产党收编,队伍不敢动。我现在只能给你四个人,带四匹马,剩下的事情就看你们自己的了。”

 那两天,母亲在做准备,对方也在做准备。“迎亲”的头一天,村子里就张灯结彩,土匪们把守了各个路口,形势十分危急。就在“迎亲”那天的清晨,张德志带着人和马回来了。姐姐们还说,当母亲她们收拾停当,准备出发时,却发现四姐不见了,四处寻找才在河边找到。原来她竟一个人跑到河边去洗手绢。

 母亲自己骑一匹马,大姐、二姐、三姐也各抱着我和四姐、哥哥骑在马上,后面跟着五个荷枪实弹的大兵,一行人威武地开出了村。那土匪头带着他的人守候在桥头,见母亲过来,只是伸出大姆指来说了一句:“×太太,佩服!”……

 人人都爱自己的母亲,而我有着这样的母亲,我怎能不感到骄傲和自豪?所以我从小就立志,要向母亲一样,绝不向邪恶低头!母亲的故事我还要继续讲下去,再要讲,就都是我的亲历亲见了。

母亲的传奇故事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 

  这是二十年前,母亲八十一岁时,去吉林看姨妈时我拍的照片。照片中间是我的姨妈,另一人是我的姨表姐。这表姐不是我文中提到的那个表姐,那个表姐已先于我的母亲去世了。这个表姐还健在,也已八十多岁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3)| 评论(3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