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lxfryl的博客

一个退休了的,还不算老的老人的消闲空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学生时代,无限热爱毛主席,狂热地参加文化大革命,但没迫害过人。下乡当农民,曾被埋在菜窖里,曾在卡车上被电线把下巴撸掉一层皮,但没有死。回城当炼钢工人,身上三处骨折,多次被烫伤,但未落下残疾和疤痕。写过小说,当过记者,但无一令自己满意的作品。做了20年国家公务员,没跑过官,没坑害过老百姓,没大富大贵,但落下了个好名声。这就是我,一个历经磨难,却无怨无悔无愧的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兴趣是学习的动力  

2008-01-08 12:11:53|  分类: 六弦琴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兴趣是学习的动力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

  昨天,见一博友在“评论”中说:“想问问您,您的计算机操作是怎么练出来的?……”我很奇怪,网络上那么多高手,年龄比我大的也很多,这个问题为什么要问我?是随便冒出来的话,还是真的想让我回答呢?当时我没有贸然回复。今天,进入自己的博客后,我又看了这段“评论”,觉得既然人家问了,我还是该有个交待的。可又怎么回答呢?实在没有什么经验可谈,那就讲个故事吧。

  过了不惑之年后,早已大彻大悟的我,竟然鬼使神差地被从一个工作期刊的编辑,提拔为秘书处的副处长。当了官就有了点权,也就可以为别人办一点事情了。这样,就有一位同为单位“笔杆子”的同事找到我说:“咱们有台闲置的四通打印机,你看能不能借我练练打字?”。“借吧!”于是我第一次行使了一个当官者的权力。

  半个多月过去了,我见那打字机放在那位同事的办公桌上,连碰都没被碰一下,我不禁大喜过望!便急忙对他说:“你要不学,我可拿回去学了。”于是,这台打字机就又摆上了我的办公桌……。我这人自学能力还是很强的,当时没有请教任何人,仅用了十多天我就自己摸索着,掌握了五笔输入法。

  我成了单位中除打字员外第一个会打字的人。那时也算是物以稀为贵,求我给打印点东西的人还真不少。有一天,我接下了一宗大活——

  那天,那位“引导”我学会打字的同事对我说:“我有一些诗稿,你能帮我打印出来吗?”“行啊!如果你不急,反正我也是学习和练习。”我很痛快地答应了下来,并决定给他做出个样子看看。

  四通打印机仅有打印功能,内存四种字体,字号也不是很多,排版和设计的功能根本谈不到,可我硬是用它,并配以各种笨办法(如套印、复印等),为这位同事出版了他的第一部诗集。当我把由“诺贝尔文学出版社”出版发行,由“四通印务公司长春印刷厂”印刷,内页配有插图,刊号、定价等凡正式出版物应有都有,由作者自己定名为《吟边杂咏》的十册诗集放在他面前时,他不禁目瞪口呆!

  其实,我这人是属于学什么东西都很快,而做什么事情都不够精的那种。也就是耍点小聪明,而对什么都浅尝辄止,不甚了了那种。我的计算机操作水平实在不值一提,我对英语一窍不通,就是说中国话,很多计算机术语我也搞不懂。您说我算哪级水平?恐怕从某种意义上说是连门儿都没入吧!但尽管是这样,我还是要回答那位朋友的提问。其实答案很简单,我这个故事和他讲的那个故事都说明了同一个道理,这就是:想学什么,兴趣是第一位的,有兴趣才有动力,才会自觉自愿地去付出努力。

 对了,对我这个故事我还该补充两点。其一是:我这位朋友的诗集后来真的出版发行了,那家出版社虽不如“诺贝尔文学出版社”的名字豁亮,但人家毕竟是正牌儿的。可我不服的是,那本书竟然完全以我编辑的那本诗集为蓝本,装帧设计也绝大部分采用了我原来的样式!我真搞不懂它是正版呢?还是盗版?其二是:在编那本诗集过程中,作者让我为他作序,我说:“不就是个玩儿么?”便就真地弄了个不伦不类的东西。后来这诗集被正式出版,我那东西自然是难登大雅之堂,于是就被淘汰了。

 今天,我把那个曾经的《序》作为附件放在这里,是想佐证一下 “只要有兴趣,学习是件轻松事”这个道理。同时我也想叫博友们了解我,我并非是个“老八板儿”,有时我也会嘻嘻哈哈的!

附件:也  诌  几  句 (代序)

 

也  诌  几  句 (代序)印   工   (注:那个诗集中我用了很多名字,印工即印刷工之意)

 

集名取为《吟边》,本是作者自谦。

找个白丁作序,未免太过寒酸。

余本排印工匠,哪懂词赋诗篇? 兴趣是学习的动力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

只好现买现卖,信口胡诌一番。

 

写诗不如酿醋,醋比诗文更酸;

写诗不如榨糖,糖比言语更甜;

写诗不如晒盐,盐比泪水更咸;

写诗不如吃药,药的滋味更全。

 

下里巴人之见,也许有辱圣贤。

粗汉快人快语,看法可能过偏。

苦力最懂劳作,也知诗人辛艰。

帮忙发发牢骚,纯属同病相怜。

 

本人确无高见,点评一二亦难。

只想说点实话,也算肺腑之言:

不管吟边杂咏,还是杂咏吟边,

便登铜雀章台,谁能说是高攀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9)| 评论(2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