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lxfryl的博客

一个退休了的,还不算老的老人的消闲空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学生时代,无限热爱毛主席,狂热地参加文化大革命,但没迫害过人。下乡当农民,曾被埋在菜窖里,曾在卡车上被电线把下巴撸掉一层皮,但没有死。回城当炼钢工人,身上三处骨折,多次被烫伤,但未落下残疾和疤痕。写过小说,当过记者,但无一令自己满意的作品。做了20年国家公务员,没跑过官,没坑害过老百姓,没大富大贵,但落下了个好名声。这就是我,一个历经磨难,却无怨无悔无愧的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二孩子(一)  

2008-01-15 16:26:09|  分类: 五味人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

二孩子(一)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 二孩子,学名王喜安。因上边还有个姐姐,所以二孩子就成了乳名。我下乡插队认识他时,他十四岁,已经承担起养家糊口的重担,但大家还都是这样称呼他。

 我现在竟然搞不清,我们之间的友谊最初是怎样结下的?但后来我们之间关系的发展,那一桩桩、一件件事情,却让我刻骨铭心,永远难以忘怀。

 那年农闲时,我回省城探家,半个月后才回来。二孩子见到我,高兴得不行,眼泪都流了出来。乡亲们告诉我,我不在时,二孩子生了病,高烧到40多度,说胡话时,念叨的全是我的名字。听到这些,我感动得什么也说不出,只是在心里默默地说:“二孩子,我今生今世决不会辜负你!”

 其实,在乡下时,我没为二孩子做过什么,倒是他为我做过很多。

 我这人做事太认真。铲地时,如漏下一块白,就要回头补上一锄,所以总是挨拉。二孩子是“半拉子”,整劳力铲一条垅,他铲半条。他干完自己的活,总是来接我。有一次他对我说:“干这活你不行!你不会也打打滑板(意即只铲一层皮)打打兔毛(意即只砍一砍草)?”我认真地说:“铲地不光是为锄草,还要松土。你先把你的铲好了,再来接我!”他说:“我干活从来不耍滑,我心疼你才对你这么说,不信你到我铲的那根垅去看看!”。说完,他气哼哼地扭头就走。可当铲下一条垅时,他又出现在我那条垅的对面。就这样,我这个挣十个工分的整劳力,一直被这挣五个工分的“半拉子”帮扶着,渡过了那一段艰难的岁月。

 二孩子的爸爸是生产队的大老板儿(赶马车的头儿),一个木讷的老实人。二孩子不像他爸爸,他聪明、机灵、做事从来不服输。十岁那年,因生产队长处事不公,他曾手持一把小扒锄,冲上去要和队长拚命。对我讲起这件事的社员,以由衷赞美的口气说:“那小子,可真是个好小子!”。

 那时,每天收工吃过晚饭,集体户的同学就各自去了要好的老乡家。这个去老彭家,那个去老杨家……。只有我呆在集体户里。这时,二孩子就会来陪伴我。他爱听我讲城里的故事、学校的故事、“文革”的故事。他是那样入神地听着我的讲述,目光中充满了憧憬和向往。他总是对我说:“我就是想参军,那样我才能走出去,看看外面是什么样子。”

 我下乡的那里,土地瘠薄,地广人稀。贫穷和落后让人们不思进取。社员们连自家的几亩园田地都侍弄不好。即使是夏季,家家也很少有菜吃。一次,二孩子家的一个亲戚拿来一筐西红柿,家里人把柿子放在深井中保存,慢慢地吃。二孩子常常送一个过来给我。他看着我吃,脸上带着满足的表情。那柿子凉凉的、甜甜的,吃着的那滋味,可以用沁入肺腑来形容。从那以后,我再也没吃过那样好吃的东西,更是再也不能找到那样的感觉。

 下乡的第三个年头,户里的同学陆续返城了。我因为家庭出身不好,几次召工,政审都不合格。到后来,户里的男同学只剩下了我一个人。这个集体户是我一手组建的,我比其他人付出得多,在生产队里我也比别人表现更好,可别人都走了,我却被留了下来。当时我心中的苦楚真是难以言表!那些日子里,二孩子更多地来陪伴我。我们经常坐在村外林带的白杨树下,我默默地想着心事,他一声不吭地坐在我的身边,就这样,直到天色很晚很晚。

 后来,我的一个姐姐走了“六·二六”道路。(毛主席当年有个“六·二六”指示,要求把医疗卫生的重点放到农村去。所以那时把医务人员上山下乡叫做走“六·二六”道路。)她下乡的地方离省城较近,条件也好些。于是,我决定转到她那里去。

 听说我要走,二孩子既为我高兴又难舍难离。我要走的前一天晚上,他来到集体户对我说:“你能不能晚两天走?我叔(当地风俗,让孩子称父亲为叔,说是这样好养活)说,要把我家的猪杀了”。在村子里,谁都知道我和二孩子好,可他家我连一次都没去过,和他的父亲我也很少讲话。现在,为了给我送行,他们竟要杀猪!我既惊讶又感动,我说:“你家的猪多少斤了?”他说:“有八十多斤了。”“八十多斤的猪就杀?”我说:“你算了吧,就凭你家要杀猪,我明天也非走不可!”

 第二天,二孩子踏着厚厚的积雪,步行八里多地到公社为我送行。他从怀中掏出一个笔记本,动二孩子(一)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情地说:“我也不会写什么,你留个纪念吧”。看着他那双皴裂的双手,看着他那已各露出两个脚趾的一双棉鞋,我的眼泪夺眶而出。我掏出二十元钱塞给他说:“买双鞋吧” 。他说什么也不要,直到我哽咽得出了声。

 汽车开动了,朦胧的泪眼中,他伫立在寒风中的身影渐渐模糊,直到离开我的视野……。

 就这样,我离开了那片贫瘠的土地,离开了那些善良淳朴的乡亲,离开了我亲爱的二孩子。

 ……。


相关链接:《二孩子(二)》 《又见二孩子》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8)| 评论(3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