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lxfryl的博客

一个退休了的,还不算老的老人的消闲空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学生时代,无限热爱毛主席,狂热地参加文化大革命,但没迫害过人。下乡当农民,曾被埋在菜窖里,曾在卡车上被电线把下巴撸掉一层皮,但没有死。回城当炼钢工人,身上三处骨折,多次被烫伤,但未落下残疾和疤痕。写过小说,当过记者,但无一令自己满意的作品。做了20年国家公务员,没跑过官,没坑害过老百姓,没大富大贵,但落下了个好名声。这就是我,一个历经磨难,却无怨无悔无愧的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的仕途 糊涂还是明白?  

2008-01-13 12:26:26|  分类: 五味人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我的仕途  糊涂还是明白?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我的仕途  糊涂还是明白


 在政府机关工作,我属于少有的不识时务者。虽然在二十年内混至县处级,也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,但细想起来总觉得是侥幸多于机遇,而机遇又多于努力(这努力指的是仕途上的努力,并非工作上的努力)。我在某处任处长时,我的副手曾对我说:“就你这个处世态度,能当上处长,共产党我的仕途  糊涂还是明白?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对你不薄了!”诚斯所言,对这一评价我心悦诚服。我不但为副手对我的坦诚而感动,也被他敏锐的洞察力和精辟的论述所折服。

 我从孩提时就想当官,小学三年级时,手下就封有四个大元帅。或许是这官瘾犯得过早,所以淡漠得也就早了些。经过文革、下乡、进厂,我经历了太多的波折。我由开始的愤世嫉俗,逐渐大彻大悟,似乎把一切都看透了。特别是到机关工作后,我对官场上的尔虞我诈,狗苟蝇营深恶痛绝。对那些削尖脑袋往前钻,踩着别人向上爬的人,我实在是羞于与之为伍。我自命清高,用“举世皆浊我独清,众人皆醉我独醒”来自我陶醉。

 可是没想当官,乌纱帽却找上门来。那年年终评先进,我外出不在单位,同事们发扬风格,第一次把“先进”评给了我。真未曾想,这“好事”竟然接踵而至。过了年,新来的领导上任,下车伊始要搞调查研究。点名要与我们这些 “先进”谈话。别人谈话时,都向领导献计献策,而我好容易有了发泄的机会,就大谈了单位的一些不良风气和丑恶现象。这新来的领导很有个性,他对那些将他当成阿斗的献计献策很反感,而对我的满腹牢骚却很欣赏。就这样,初次好的领导印象很快给我带来了“机遇”,一个月后,我当上的兼职的党组秘书。

 党组秘书而且还是兼职,算是官吗?我也搞不清。可上任第二天,单位就有同事请我吃饭,这让我感到,我这地位还是很显赫的!

 我这人也实在迂腐得可以,根本就不知党组秘书该怎么干。我当了四年多党组秘书,(后来升了副处长还继续兼任了一段时间)唯一能够想到的是,党组开会我去作记录。我从未给领导倒过一杯水,反倒是那时的党组三把手,经常给我倒杯水,递支烟。这样的秘书称职吗?我深知我不够格。于是,当再次更换新的领导时,我第一次与之谈话就提出了辞去党组秘书的请求。于是就有其他领导找我谈话,说是新来的领导很不高兴,发脾气说:“我刚来,就提这个,是不想伺候我吗?”我说:“我这个人的确不会伺候人,这位置给我干实在是瞎了。给比我年轻的同志干,会干得比我好,对他们个人的成长进步也有利。”就这样,党组秘书换了人。这位老弟果然会干,上去后便平步青云,只用了不到五年,就从科员升到了正处。

 当正处长,我算是比较主动的。如今官场上,人人求进步,求发展,但大多是“功夫在诗外”,而在文字上下功夫的就更少。那年处级领导干部竞争上岗,很多同事都对我说,那个专门写字儿处的处长非我莫属。当时,我也自信了点儿,以为这个位置,有的人不愿意干,有的人干不了,我如不干,真无太合适人选。加之那个我曾“不愿侍候”的领导当时对我比较倚重,于是,我就带着“天降大任”和“士为知己者死”的感觉参加了竞争上岗。别人竞争上岗都发表演讲,展宏图,表决心,而我充其量只算表了个态。我所表达的中心意思就是:我服从工作需要和组织上的安排。就这样,我又一次没费吹灰之力地升了官。

 将要退休的几年,我越来越厌倦那些机关八股文,同时我也再没有那舍我其谁的感觉。机关里的我的仕途  糊涂还是明白? - 不老草 - jlxfryl的博客官位这样少,很多年轻人都望眼欲穿,我这样占着岂不是让人讨厌?我萌生了退意。所以,当又一个新领导上任时,我又一次表示了我的“不愿伺候”。我甚至多次在会议上提出:我这样的人,思想僵化,无上进心,再干下去贻误党的事业。组织上要尽快培养和提拔年轻同志。就这样,退休到点的前一年,我由实职改任虚职。我以我独到的五十九岁现象,让一些人讥笑,也博得了更多人的尊重!

  唱了好几年的“归去来兮”,最后却又打了自己的嘴巴!办理退休时,领导要求我再“发挥点儿余热”,我答应了。这样,我被回聘,又得到了一个期刊 “执行副主编”的位置。不用坐班,不再“以心为形役”,每天悠哉悠哉,呵呵!共产党真的对我不薄!

  写这些,是要对我人生中的一段路程回顾和总结。放在博客中,则是要让已经成为我朋友的博友们对我有更多的了解。当然,如果能对年轻朋友有点有益的启示,我更是求之不得。不过,年轻的朋友们,你们可以学习我的坦然和恬淡,而千万不要学习我的虚无和迂腐!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9)| 评论(5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